顾晨晞

【佐鸣】五次漩涡大人上错床,对象都是宇智波佐助 上

清水直助:

目录


忍者×枕头(喂!)


原著逗你玩向


因为不想让大家误解以后漩涡大人就是仮·六代目了谢谢卡卡西老师的理解


一个鸣人晚上会变成佐助的枕头然后由于陪睡技能MAX成功进阶人形抱枕的故事(不)


是的,很没品


 


1


 


这是一个普通的夜晚,佐助上床前先拍了拍自己的羽毛枕,然后听到了一声惨叫。


 


“混蛋佐助你干什么打我!”


 


称呼很熟悉声音也很熟悉,但正在叫的那个家伙十分可疑。


 


“你是谁?”佐助冷酷地问。


 


“你还问我是谁半年不见就不认识我了吗说好的和解呢你根本不当我是朋友!”


 


枕头发出聒噪且悲愤的吼声,枕套看上去也有点皱皱的,仿佛在配合他的语气。


 


怕不是太累幻听了吧,佐助想,不然为什么他会在一个离木叶上百公里远的地方听到漩涡鸣人的声音?


 


“喂你冷着脸干嘛我说的不是事实嘛?把欠我的拳头还来,咦?我怎么动不了?”


 


枕头继续发出响亮的噪音,甚至中间羽毛最厚的地方还鼓了鼓,很努力地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佐助面无表情地捶了枕头一拳。


 


“啊啊啊啊好痛!你干什么啊!混蛋你不要得寸进尺!”


 


枕头嘹亮的大吼回荡在房间里,这次佐助确定自己没有幻听也没有看花眼,他的枕头真的变成了漩涡鸣人。


 


不,确切地说,是漩涡鸣人穿越到了他的枕头上面。


 


这真是千古奇闻,堂堂一个火影,不好好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点灯熬油彻夜工作,练个什么破忍术穿到别人的枕头上,变态吗?


 


“你在这里干什么?”佐助皱着眉问。


 


“我怎么知道,我连你在哪儿都不知道,”枕头的鼻音透着浓浓的不解,“刚睡着就被你打醒,好痛啊,我到底是怎么了,都动不了,难道是过劳瘫痪……”


 


看来枕头、哦不、鸣人似乎还不知道他的现状,佐助好心地提醒他:“你变成我的枕头了,是不是又在偷偷练什么莫名其妙的忍术?”


 


“什么?”枕头惊恐地抖动起四角,“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


 


佐助忍住想再捶他一拳的冲动,耐心说:“这是我想问的,你为什么会变成我的枕头?”


 


“枕头?我变成枕头了?怎么会这样!我是在做梦吗!”枕头持续惊恐,压根不回答他的问题。


 


真的是太吵了,佐助一把按住枕头,居高临下地命令他:“不要再喊了,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变成枕头了吗?”


 


“呃……”枕头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无法用力,委屈巴巴地哼唧起来,“那怎么办,我很震惊嘛。”


 


“我也很震惊,”佐助面瘫着脸说,“但现在不是震惊的时候。”


 


“对,我们应该想想怎么让我变回去!”枕头积极地回应他,虽然从白色的枕套上完全看不出鸣人的影子,但那乐观的态度和本人如出一辙。


 


这让佐助更加相信自己在做梦了。


 


“不,”他冷酷地否定了对方的提议,掀开被子躺了下去,“现在应该睡觉。”


 


“诶?等等,你要干嘛?你不是要睡……救命!”枕头凄厉的惨叫被压成了闷闷的呜呜声,但是因为就在他脑袋底下,那声音还是一字不差地灌进了佐助的耳朵里。


 


你不是要睡在我身上吧你不是要睡在我身上吧你不是要睡在我身上吧你不是要睡在我身上吧你不是要睡在我身上吧……


 


为什么这话听上去感觉像是自己在强暴良家少男?


 


佐助的睡意顿时被脑海中浮现出的不可描述的画面驱逐走,彻底地清醒了。


 


“天啊你睡得我好痛!”枕头毫无自觉地哼哼着,仿佛在为佐助脑海里的画面配音。


 


可恶,这居然是现实吗,佐助使劲甩甩头赶走那些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的画面,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枕头的问题上。


 


“你已经变成了枕头,还能怎么办?”


 


大概被他的肃杀之气吓到了,枕头畏畏缩缩地蜷起了四角,嗫喏着说:“呃……要不然你轻一点,应该就不痛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为什么这家伙的脑回路总是不按他给的路线来?佐助无语地按了按太阳穴,严肃道,“你好好回忆一下在变成这样之前有没有做什么特殊的事、或者遇到什么奇怪的人。”


 


“哦,”枕头老实下来,窝起一个角角像在思考似的,“没有啊,我今天下班嘛,很正常地吃了一乐拉面,回家看了会好头疼的公文,给第二天要扔的垃圾分了类就去洗澡,洗完澡喝了杯牛奶,嗯?是我洗澡的时候唱歌的缘故吗?”


 


“不需要描述细节,也和唱歌没关系,再想。”


 


“再就没有了呀,我就睡觉了嘛,正睡着就被你打醒,就变成枕头了。”


 


“再仔细想。”佐助扯平那个卷起的角,强制他认真思考。


 


“真的没有了,一切都是正常的,我平时都是这样啊。”枕头无辜地解释着,又翘起了另一个角角。


 


真是……笨蛋两个字差点脱口而出,佐助看着那个跟了自己好几年的羽毛枕头,忽然有股把它按在床头疯狂蹂躏的冲动。


 


而且在他的想象里,枕头变成了鸣人从小就圆嘟嘟的脸,他像捏橡皮泥一眼使劲地揉啊揉,直到把那张脸揉得又红又肿还哇哇大哭才觉得心情有那么一点点舒畅。


 


“你在想什么,有没有什么解决方案?”毫不知情的枕头不知死活地问。


 


原因都不知道还解决方案,笨蛋就是笨蛋,遇到自己的事总是大大咧咧,却把别人的事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没有,”回过神的佐助冷冷地瞥了枕头一眼,“我在想枕套好像脏了。”


 


枕头惊吓地举起四个角角:“你想干什么……不、不要!”


 


无视这肺活量充沛的惊叫,佐助把枕头扔进了洗衣机。


 


洗衣机里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嚎。


 


佐助关掉电源,检查了一下洗衣机,重新打开,走出来,闭严了浴室的门。


 


滚筒轰隆隆地转起来,暂时遮住了枕头字字泣血的控诉。


 


今天真是太玄幻了,佐助靠在浴室门上想。


 


他,宇智波佐助,一个目前在最厉害的赏金忍者排行榜排名第一的男人,睡了现任火影漩涡鸣人,还把他扔进了洗衣机。


 


简直比那些流传在各大论坛上多种奇葩版本的谣言还刺激。


 


2


 


枕头从洗衣机里拿出来的时候奄奄一息,湿答答软趴趴蔫不拉几的,仿佛能看到一个具现化的金毛家伙大张着四肢浑身是水满脸幽怨的样子。


 


“还在吗?”佐助明知故问。


 


“在……你这家伙……”枕头虚弱地边说边卷角角,还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嗝,不知道为什么,佐助居然听出了那个嗝里咕噜噜的水泡声。


 


很好。


 


佐助把湿漉漉的枕头放到洗衣机上,拿起了吹风机。


 


“不、你……”枕头已经无力控诉,哀哀地喊了一声后便被巨大的风力吹得没了音。


 


十几分钟后,洗干净的枕头变得蓬蓬松松香喷喷,像个可爱的大云球,但他却永远地丧失了向往自由和反抗恶势力的灵魂。


 


“还在吗?”佐助又问。


 


枕头不说话了,虽然还能听到一点气愤的呼吸声,但貌似已经接受了现实。


 


佐助心安理得地拿着自己干净的枕头回到床铺,安稳地睡了一夜。


 


“你为什么就认准这一个枕头?”第二天起床,被压得扁扁的枕头这样问。


 


果然不是梦啊,佐助叹口气,对着慢慢鼓起来的枕头认真地说:“我就这一个枕头,还有,我要去工作,你在家里好好想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你要放我一个人在家里?我现在只是个枕头!”鸣人枕不满地抗议道,“昨天你睡我身上我都认了,你现在总得帮我想个办法吧!”


 


“好的,我会边工作边想的。”佐助敷衍地摸了下枕头的边角,起身去了浴室。


 


“不要走,你怎么可以睡了就走……”鸣人枕在他身后苦情地喊着,仿佛一个被始乱终弃的小媳妇。


 


希望回来的时候不要再幻听了,佐助默默地收拾好自己,默默地无视枕头的各种撒娇耍赖出了门。


 


结果如他所愿。


 


佐助晚上回到家的时候,鸣人果然不在了,只留下一个充满羽毛的枕头空壳。


 


“真的走了?”佐助拍了拍枕头,没有回应,看来是真的离开了。


 


来的突然,去的也突然,感觉有点奇怪,佐助检查了下枕头平展展的四角,决定明早去木叶看看。


 


百里路途对于忍者来说也不是多么近的距离,等他到了木叶,火热的骄阳已经悬挂到了头顶,强烈的日照直晒得人睁不开眼。


 


不过也有好处,街道上人稀稀拉拉,大大减少了见到熟人的尴尬率,正好可以去看看自己家的老宅。


 


自从他离开木叶,半年间都是偷偷回来,远远地眺望一番,这次得闲来木叶看,他才发现自家老宅居然被人打扫得干干净净,所有的东西都保留在他离开时的状态,一丁点灰尘都没有。


 


该是谁这么闲得没事干?


 


佐助愣愣地看了会脚下一尘不染的地板,突然飞身跃出了房间。


 


火影办公室和他想象的一样热闹,大老远就听到那个声音在嚷嚷着抱怨工作有多苦公文有多难,吐苦水的对象大概是鹿丸,全程一言不发,半天才回他一句。


 


“我昨天真的好累啊,不骗你,整整一晚上都没睡好,黑眼圈,你看看我有没有黑眼圈,我感觉我的脑子都要疼炸掉了!”


 


尽管半年不见,佐助仍然能想象到说话人的表情,那家伙肯定可怜兮兮地皱巴着脸,两只手崩溃地抓着头发,恨不得把一头的金毛抓秃。如果再离近点,还能看到那双蓝眼睛里像拜托别人借自己作业抄的小学生似的涌起层次丰富的恳求、哀求、乞求之色,非常神奇。


 


“工作总要做的,年中了,越拖越多。”鹿丸总算说话了,但是没差,他根本没有安慰这位没睡好的火影大人。


 


“鹿丸啊,你就帮我写写这些东西嘛,我真的很累很累啊,昨天、实话和你说,昨天……昨天……”


 


后面的话声音太小了,佐助怀疑他们在咬耳朵,无奈他不方便看个究竟,只能躲在窗外听墙角。


 


一番悄悄话之后,佐助听到那个沙沙的声音小小地说:“真的好痛哦。”


 


……


 


总感觉他说了什么让人误解的话。佐助莫名紧张起来,全神贯注等待鹿丸的答复。


 


鹿丸沉默了挺久,半晌,他幽幽地说:“你这个梦很特别。”


 


原来他也当成做梦了,佐助松口气,直起身正准备离开,就听到里面的鹿丸又说:“不过佐助的技术那么差的呀,真是中看不中用。”


 


技术那么差的呀技术那么差的呀技术那么差的呀技术那么差的呀技术那么差的呀技术那么差的呀技术那么差的呀技术那么差的呀技术那么差的呀……


 


佐助脚下一滑,差点从屋檐上掉下去。


 




评论
热度(697)

© 顾晨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