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晨晞

谁杀死了卡卡西

一张乐谱:

改编自电影《如月疑云》


悬疑推理,当然作者没那个脑子,架构来自电影


信息量超级巨大的文,基本每一句都是线索


非常病!


写出来发现不是很刀的刀还是预警一下吧的预警!


总之慎入!!!不要殴打作者!!!


大概没什么卵用但还是有一点点用的大家都是超能者设定


————————————————————


二月九日


今天是超人气演员卡卡西自杀一周年的日子。在给人们留下他在人间的带着鼻音的最后一句话,“我累了,就这样吧。”之后,他让自己葬身于火海,告别了这个让他疲倦的世界。


已经一年了啊。鸢想到。


即使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这份伤痛的心情却仿佛噩耗刚在昨日传来,那个男人的音容笑貌还在脑中盘桓着,久久无法忘记。


虽然很多人已经被各种小鲜肉吸引,逐渐淡忘了卡卡西,但还有很多人始终记着他,活跃在他的官方留言板上,就如鸢在这一年中认识的四个同好,带土、阿飞、神威,还有一个自称谁也不是的男人,就叫他那个男人吧。


鸢决定值此一周年之际为卡卡西举办一个小型追悼会,同好们也纷纷响应,千里迢迢来到了鸢的家里。只不过带土一进房间就肚子疼起来,说了一声抱歉之后跑进了厕所。


虽然是追悼会,但追忆往日的年华总还是带了几分温馨与美好,大家都纷纷拿出自己的珍藏交流起来。作为卡卡西的铁杆粉丝,鸢收集了每一条有他的新闻,做成了剪贴本,但最让他珍惜的无疑是一封卡卡西的手写回信。自卡卡西出道以来,鸢每周都会给他寄一封信,坚持了三年之后,终于得到了回信。


 


“鸢君的鼓励是我在每一次遇见困难之时支撑下去的动力,这份爱意是比我的生命还宝贵的东西,一直以来都十分感谢。”


 


虽然都是一些客套的话语,但对于粉丝们来说已经足够令人激动,除了沉默不语的那个男人以外,大家都纷纷想要拷贝,神威拿出了卡卡西的绝版生活照以交换,阿飞则硬说他脖子上挂着的弹珠是卡卡西的。就在这一片祥和的氛围中,那个男人突然说了一句话:“卡卡西不是自杀的。”


瞬间鸦雀无声。


鸢最先反应过来,揪住那个男人的衣领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不是自杀?”


“我不相信那么坚强的卡卡西会自杀,在这一年里,我一直在调查。我从他的经纪人那里了解到,卡卡西自杀前的一段时间一直受到跟踪狂的骚扰,甚至还被入室偷走了珍贵的私人物品。”


卡卡西从出道以来一直是非常重视同伴的人设,带着的吊坠据说也是故友所赠的信物,那段时间里,卡卡西解下了吊坠,说要试着放下过去走向新生,或许就是这一点让喜欢他重情的anti粉不满进而跟踪杀死了他。


鸢拿出自己的证件道,“我是这一片的警务部部长,我看过有关卡卡西的所有档案,从没有收到过有关跟踪狂的报案。”那个男人却说,“经纪人曾多次报案,只是警察没有重视,为了掩盖他们的失职才快速结案以自杀定论。”


两人争执之际,一直在边上捂着耳朵不愿意听有关卡卡西死亡言论的阿飞突然大步想要离开,被那个男人一把抓住,“你就是那个跟踪狂!你就是杀死卡卡西的凶手对不对!”他打开了网上的留言板,指着阿飞的一条很早的留言质问道,“你怎么会知道卡卡西在睡前有点香薰蜡烛的习惯?还有收集木叶周边?他从未对外公开过这些!还有那个弹珠就是卡卡西不见的东西!”阿飞的脖子上,有着美丽图案的红黑相间的弹珠折射出一丝光芒。


“我不是……我没有……阿飞才不会害卡卡西前辈呢!”阿飞一副委屈地要哭出来的样子,但是下意识攥住弹珠的行为还是证实了他的身份。被一帮人摁住制服以后,阿飞才不甘不愿地承认,“好吧,我的确去过卡卡西家,但我真的没有杀他啊!我只是一个住在他对街,默默守护他的忠实粉丝罢了!那天笨卡卡忘记关阳台门,阿飞就顺着杆水管爬进去,还帮他收拾了屋子呢,阿飞是个好孩子哦!”


阿飞所以为的守护行为在其他人眼里只是变态的斯托卡而已,只是卡卡西出事那天晚上,他刚好进了警察局,这一点鸢也可以作证。


那个男人怀疑了一年的嫌疑人就这样给出了不在场证明,他不禁颓丧地坐到沙发上。然而这时阿飞却给出了新的线索。


“阿飞那天晚上太伤心了,卡卡西前辈竟然跟一个黑长炸深夜幽会,两个人羞羞地抱在一起,阿飞伤心地去喝闷酒又忍不住和人家打起来了才被抓进警局的。”


“黑长炸……”鸢想到了什么,翻出刚刚神威给他的生活照,那张照片中赫然是卡卡西和他背后眉目阴沉的黑长炸男人,他一比对神威的脸,发现神威除了发型不对之外显然就是照片上那个男人。


神威冷淡地挡住鸢伸过来的手,“我是卡卡西常去的那家杂货店店员,因为超能力速度比较快也时常做送货业务,那天晚上我的确去找过他,但我不是跟他幽会,只是给他送木叶周边而已,阿飞看见的那个画面不是他抱我,而是抱着我怀里的木叶瓶子。那天晚上后半夜地震了,我在帮店长通宵整理店铺,只有中途去上了个厕所。”他顿了顿,用一种有些复杂的语气说道,“说起来那天我帮他把家里的各种液体装进木叶瓶子的时候,看见他在做红豆糕,说是明天是一个一直支持着自己走下去的人的生日。”


那个男人仍然颓丧地坐在沙发上,随口说道:“应该是给他的初恋对象的吧。”


几人把怀疑的目光转向那个男人,他对如月的了解显然已经远远超出正常粉丝该有的程度,那个男人被所有人这么看着有些紧张地推了推眼镜,那动作竟与卡卡西的经纪人一模一样,只是不知发生了什么,那男人脸上多出了半脸崎岖不平的伤疤,才让众人一开始没有认出来。


此时传来门被拉开的声音,上完厕所的带土也出来看见了这一幕,他想了想,从自己包里吭哧吭哧地翻出了一张合影,那上面是两个少年依偎在一起的画面。带土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其实……我就是卡卡西的那个初恋啦,不过他小时候可高冷了,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几人感叹时光对人的改变的时候,带土却看见了站在一边的那个男人,顿时怒火从心头升起,一把揪住他的领子,“是你这个混蛋害死了卡卡西吧!”众人惊诧之时,带土咬牙切齿地继续道,“我每晚都会和卡卡西通电话,他一直在抱怨经纪人有多可怕,一直逼他做不想做的事,卡卡西是为了挽回出走的同伴才当这个演员的,怎么可能说出要放下过去这种话!”


带土觉得,那个男人只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想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改变卡卡西,让他最终不堪压力自杀了。那个男人没有否认,紧紧地闭上眼睛靠向墙角。或许他该承认了,这个自欺欺人了一年之久的事实——是他杀了卡卡西


鸢有些落寞地看着卡卡西的手写信,他没想到自己竟然是唯一一个与卡卡西在现实中没有交织的人。


带土带着哭腔说道,“那天晚上他还和我说,家里好像有蟑螂,但杀虫剂没了,我还跟他说用清洁剂试试,结果后来有个电话打了进来,我连最后一句晚安都没来得及跟他说……”


鸢皱紧眉头,为什么一个想要自杀的人还会在死前杀蟑螂?他翻出了卡卡西的新闻剪贴本仔细查看,“我累了,就这样吧。”如果……这句话是卡卡西误接的电话,换做当时的场景很有可能只是在说杀蟑螂这件事而已!


鸢说出自己的推论后几人精神一振,重新燃起了信念,这时神威突然想到,“那几个木叶瓶子都是差不多的,卡卡西家用的是柠檬清洁剂,会不会他把油错当成清洁剂喷了一屋子?带着鼻音是因为他感冒了鼻子不通,才没有闻出气味的差别!”


“后半夜的地震……他床头还点着蜡烛……”带土惨白着脸喃喃道,“是我害死了他吗……”


阿飞突然掩面痛哭了起来,“我……我就是卡卡西那个同伴,那颗弹珠就是小时候我送给他的……可我一直希望他能忘了我开始新生活,之前我们的另一个同伴告诉我卡卡西想要按照我的心愿试着放下,我太开心了,那晚我打过去那个电话也是想跟他说我从没怪过他……”在这一刻,这个一直装疯卖傻的男人终于还是忍不住将自己所有的情绪宣泄出来。


好像断定了是一场意外,虽然没有了凶手,可是大家知道卡卡西还是那个温柔坚强的卡卡西,似乎也得到了一些安慰。


可是还有最后一个问题,鸢摊开了之前卷宗中夹着的卡卡西家的平面图,“如果着火了,卡卡西为什么不往外跑,而是死在最里面的储藏室?”


阿飞停下了抽噎,他看着天花板眼神放空,“那天我去他家整理的时候,看见储藏室里有个箱子,里面装着满满的信件。”


鸢一时间愣在那里,他想起卡卡西写给他的那封信。


 


“这份爱意是比我的生命还宝贵的东西”


 


卡卡西从来不是一个说说而已的人啊。


他又想起最初喜欢上卡卡西的理由。虽然很懒散没什么干劲,不像同期们那样拼命争取资源和粉丝的喜爱,没什么热情,可是他一直都很真诚,很温柔,无论面对什么苦难都会一笑而过,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才会有这么多人喜欢他吧。


 


最后的最后,大家点起了蜡烛,低声合唱起卡卡西的成名曲:《化作千风》


这么唱着仿佛又听见卡卡西那懒散中带着温柔的声音——


“私のお墓の前で——”在我的墓碑前


泣かないでください请不要哭泣


そこに私はいません  我不在那里


眠ってなんかいません  也不曾长眠


千の风に 千の风になって 千缕微风 化作千缕微风


あの大きな空を吹きわたっています 吹拂着那片广阔的天空


 


 


你要看真正的结局吗?


 


 


 


 






其实不过是个警员的一点小疑惑罢了。


 






 


 


卡卡西的储藏室门上怎么会有一根烧焦的铁丝呢?


 


 


 






 


可是也没有谁会在一场预料不到的大火中冲进火场锁上卡卡西的储藏室吧?


 


 


 






果然还是自杀吧。


————————————————————


彩蛋:每个人表现出的性格分别对应一个时期的土,但不代表他们实际行为


阿飞的超能力:寻人


神威:空间传送


那个男人:心理诱导


带土:消除烦恼


鸢:预知未来


结合这些超能力可以得出一些有趣的推论,还有一些点没有写出来,大家可以自行猜测


顺说化作千风这首歌全部歌词可以在网上搜索,我觉得非常适合火影的人们了,虽然它原来是出自银魂的。



评论
热度(66)
  1. 顾晨晞乐谱 转载了此文字

© 顾晨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