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晨晞

【Spideypool】When We Wake Up(Wade失忆梗,傻白甜)

AOzero:

和 @小草_尹莫 太太互换脑洞w!欢迎大家去视奸小草太太的Lofter看她什么时候发她的那篇23333【别




梗概:Wade一觉醒来,发现他的家有点不对劲,然后意识到他忘记了什么。于是他去找Spidey,寻求他的翘臀的安慰。【←什么鬼


 




Attention:


 


1、傻白甜。……这两个人都好蠢啊。全程虐单身狗注意。


2、不虐不虐,HE。小草太太也看不了BE啦w


3、OOC怎么可能没有!BUG请不要介意w


 


 


OK?


 




When We Wake Up


by AOzero






Once we dreamt that we were strangers. 


We wake up to find that we were dear to each other. 


——泰戈尔《飞鸟集》






01.


 


Wade从慢慢消散的剧痛中睁开了眼睛。他的视界里满是密密麻麻的、带着银边的小黑点,耳内嗡嗡作响,脑浆似乎也跟着这频率微微晃动。是的,又一次从死亡边缘回归,感谢超凡的神奇自愈因子。


他动了动手指,然后坐起身来。这里是他的公寓,而他身上缠着绷带。窗帘是紧闭着的,只有一丝夕阳的余晖透过缝隙落在他的被子上,像神明窥视他时泄露的光芒。


他对自己怎么回到这里的事毫无印象。他只记得他参加了一个任务,然后有个人把他的脑子都削了一半。但他的脑袋现在好好的,只是额头上缠着绷带,而且脑仁疼得像是还在有裂缝在扩宽。他粗鲁地扯下额上的绷带,翻身下床。脚底踏在地板上的冰冷的实感让他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他四下看了看,决定先去找块镜子看看自己的坑坑洼洼的脸。他摸索着去了浴室。


二十分钟后,他跌跌撞撞地冲回自己的房间,到处打量着这个他再熟悉不过的房间。然后他眯起眼睛,脑仁的疼痛理应把他带离所有的梦境,无论它是甜美的还是邪恶的。而Wade甚至不能判断这个梦境到底属于哪一边。


 


Peter蹲在大厦顶的边缘,看着底下车流穿梭成光的脉搏,一次一次地给这个光鲜的城市带来类似心跳的鼓动。他在考虑什么时候结束巡逻然后回去,鉴于,他有些担心Wade。天知道,他捡起Wade的头盖骨时有多么想掀起面罩吐在Wade的脑袋里面。但是他当然没有这么做。再次天知道,Tony在目睹了神盾帮忙把Wade的头盖骨缝回去的之后,有多久没能吃下肉。但Peter已经挺过来很多次了,Wade总是零零散散破破烂烂的,无论身心还是脑子。


但他还是有些担心他。这是Peter的习惯,即使他知道Wade会在24小时内又满血复活,但他总是在担心,害怕哪次Wade就再也不会睁开眼睛了。况且,Peter知道,这次Wade会受那么严重的伤,可能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他。


Peter叹了口气。在Wade出这个任务之前他们吵了一架。因为Peter不想让他接这个任务,但Wade·自大狂·Wilson觉得一切都没问题。他有该死的万能自愈因子,有着一时脑残的情敌灭霸的终极诅咒,这代表着他根本不需要在意Peter无谓的担心,还代表着他会嘲笑Peter无谓的担心。但是Peter还是跟踪他到了任务地点,然后理所当然地让Wade分了心,接着就是那收集头盖骨纪念品的情节。


想到这里,Peter忍不住全身一个冷颤。他决定回去看看Wade怎么样了。如果Wade已经醒了,他就向Wade道个歉,然后勒着Wade的脖子告诉他如果下次再发生这种事,Peter一定就会扔着他的尸体不管,免得又得经历一次类似于《死神来了》或《电锯惊魂》系列长跑的心理阴影。


就在Peter射出蛛丝的那一瞬间,他的蜘蛛感应忽然响了起来,于是他猛地回过头去。


Deadpool。他的半边身子在月光和纽约之光照不到的阴影里,但Peter知道是他。他敲了敲脑袋,怀疑蜘蛛感应又出问题了。


因为自从他和Wade交往以后,蜘蛛感应再也没有对Wade有过任何反应。


也许他心情非常、非常不好。Peter心想。也对,也没有谁会在刚被缝完头盖骨不久就开心得让脑仁又炸开来的。想到这里,Peter又感到了一丝莫名其妙的罪恶感。


“Wade?”Peter说,他转过身朝Wade走去,“你已经没事了?”


Deadpool注视着他,沉默好一会儿,然后面罩上的眼睛慢慢地弯成了月牙。


“天啊Spidey,你居然叫了我的名字!这让我感动得都快流下眼泪了。”他抹了抹眼角,然后说,“我可以把这理解成你已经接受了我锲而不舍的告白,哼?”


Peter皱皱眉:“你在说什——”然后他一下停住了话头。蜘蛛感应还在敲击他的脑袋,尖叫着告诉他又什么不对劲。老天。该不会——


“Wade。”他说,声音变得不确定起来,“这是在开玩笑?”他期望这只是Wade因为生气而在捉弄他。第三次天知道,这让他感觉有多么不好。


Deadpool看着他,歪了歪头,思考了好一会儿。


“没有。”最后他坚定地说,然后又咧嘴笑起来,“什么玩笑?”


Peter张张嘴,刚想回复他,却被Deadpool打断了。他甩甩手,说:“别管那么多了Spidey,我来这里是有事要请你帮忙的。”


Peter闭上了嘴。他沉默了一会儿,仔细地看了看Deadpool,发现他没有任何表情上的破绽——虽然他戴着面罩,但Peter还是能感觉出来——于是他只能问:“什么事?”


“是这样。”Deadpool盘腿坐下来,语气严肃地说,“我去参加了一个任务。我的脑子被削了一半。然后我不知道被谁捡回来照顾了一下。”Peter刚想说些什么,Deadpool就朝他竖起一只手指,阻止了他的声音泄出他的喉咙,“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醒来之后发生的事。这事很诡异。”


“什么事?”Peter缓缓地问,他感觉自己的喉咙干涩得可怕。


“我的公寓里,”Deadpool——也就是Wade——说,“我的公寓里,多出了好多不属于我的东西。”


 


Peter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一直没能反应过来Wade的话。他只在脑子一片混乱时依稀听见Wade说些什么“浴室里好多奇怪的东西,牙刷毛巾什么的……”、“厨房里有成对的马克杯……”、“衣柜里有好多……根本不适合的衣服……”、“公寓里的装饰……都很奇怪……”,之类的。他在愣了好几分钟之后强行在自己的脑子里给自己做了个笔记。


Wade失忆了。或者他在开玩笑。或者Wade失忆了。


而且遗忘对象居然就是他!Peter开始觉得他该去找那个把Wade的头盖骨削掉的人谈一谈人生了,虽然那个人已经被神盾局丢到了不知道哪个小岛上。


Peter的意识直到Wade从次元口袋里掏出了一本笔记本时才回到他的脑子里。他仔细地看了看笔记本,发现它很眼熟。


“我就在公寓里找啊找,最后找到了这个。”Wade说,他打开那本厚厚的笔记本,“我发现这是一本日记。然后我读了一些,然后我觉得大事不妙,然后我就来找你,然后我想让你来帮我。帮帮我吧Spiderman!”


Peter在Wade扑过来抱他大腿前闪开了。他挣扎了半天,才说了一句话:“一个句子里也不该出现那么多‘然后’。”


“好,好,你说了算。”Wade说,他把笔记本轻轻地合拢,然后皱起眉来,仰视着站着的Peter。


“你知道我有个叫Peter的恋人吗?”


然后。然后Peter忽然意识到,这是他的日记!


这本日记可是被他藏在一本《时间简史》后面的,天知道Wade是怎么发现的。然后他想起来Wade说过他翻遍了整个公寓看起来不像是他会有的东西。Wade当然不会在自己的公寓里放一本《时间简史》!该死。早知道有今天,他应该买一本Hello Kitty写真集,然后把这本笔记本藏在那只大白猫的后面。


Peter张张嘴,又闭上,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吐出哪些单词。他的脑子完全没有在工作,但他需要想出个应对这样的Wade的办法……


Wade翻开第一页,把扉页上的那句红蜡笔写上的句子指给他看。


 


——给我亲爱的Peter,XOXO![注1]  来自:你帅气的WadeWilson先生


 


棒极了。Peter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从喉咙深处轻声地呻吟了一声。他确定自己遇上麻烦了。


 


“所以,我看了这本日记的一半。”Wade晃着那本笔记本,对他说。他们坐在大厦边缘,双腿悬空,Peter死死地看着底下的车流,而Wade一直在说话,“我意识到我把这个人给忘了。我是说真的,像我之前说的,我的脑袋没了一半,它长了回来,但忘了把一部分脑浆给带回来。你知道这日记里写了什么吗?”


不,他一点都不想知道。Peter忍不住用一只手捂住眼睛——他当然知道那本日记了写了什么!


但他没能阻止Wade。“比如说这一篇,‘今天Wade说他放了一束玫瑰在我的枕头底下。我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他说这是为了让我能闻闻花香,但我除了铜臭味什么都没闻到,所以我掀开枕头,发现他真的是用美钞折了一束玫瑰花。在我指责他的低俗趣味时,他告诉我如果我枕着钱睡觉说不定就会很有钱。嗯……那就管它的了。’……”然后他停了下来。


“不对,这篇不典型……”他翻了翻日记,完全不顾Peter死一般的沉默,“啊哈,这篇,对。‘Wade买了枚戒指。死都不承认是买给我的。所以我偷偷拿出来自己戴着。他回来的时候看见我戴着戒指,什么也没说,只是很故意地不停在我眼前晃他的手,因为他戴着一样的戒指。老天,我觉得这么做有点恶心。但是又很甜蜜,所以我随他去了。’……”Wade又停了下来。


“我感觉有点不太好。”他低沉地说,摘下手套看了看自己的戒指。


“我也是。”Peter回答他,他忍不住轻轻地摩挲了一下手套下的那枚戒指。


“这实在有点恶心……”Wade说,但他并没有把戒指摘下来,而是把手套戴了回去。


“我也觉得。”Peter松了口气,“别念了,我的老天。”他没有立刻从这里跳下去是因为他意识到他的生命只有一次。


Wade默默地点了点头,把日记本合上了。然后他又从次元口袋里掏出一个相框,递给Peter。Peter接过那个小相框,里面是他和Wade的合影——Peter Parker版的他。这张照片是在家里拍的,Wade坐在沙发上,双手围着怀里的Peter,对着镜头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而Peter双手抱在胸前,对着镜头挑了挑眉。


这张照片是拍给复仇者们的,他还记得。因为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反对他和Wade在一起,所以Peter拍了这张照片去磕碜他们。老天,年轻的错误啊,这张照片怎么看都像是邪恶卖肾组织成员拐卖了一个“被卖了还帮数钱”的无知青少年嘛。Steve看见这张照片的第一反应是去健身房捶沙包,而Tony在实验室里捶零件,Clint眺望远方眺望了一下午顺便吃掉了十几盒饼干,Bruce回房间静坐打禅,Thor注意到照片里他们的桌子上放着半个披萨,于是他一直盯着披萨看。而Natasha甩甩头发,说,早跟你们说会这样,我当时怎么提议来着?把Deadpool扔到基诺沙关起来。


——好的,好的,Peter知道,复仇者的长老们把他当成儿子,或者宠物来养,他们会有这种反应也是正常的。Thor除外。


但现在他需要担心的不是这个。


Wade说:“就是他,这个擅自就跑出了我脑子的小混蛋。老天,他成年没有啊?!”


Peter真想直接把他踹下去。他差点就把相框拍回Wade脸上来结束这种羞耻Play,这个小混蛋就是他又怎么样?再说,他成年了!而且他也不想就这么跑出某个人的脑子!


但他没有这么做。冷静下来好好想想!如果他这时候承认了,也就承认了那本日记是他的。他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要是让Wade知道了这本日记是他写的,那他一定会逃到加拿大然后一辈子都不见人。因为这本日记可不只有Wade念的那些东西那么简单。Peter越想越难为情,面罩下的脸几乎烧起来。


Wade并没在意他的沉默,而是自顾自地说:“我翻到过最后一篇,看起来我和他吵了一架,他心情很不好……”Wade忽然沉默了。Peter回头看他,发现他很严肃地盯着日记本最后的那一页看。


“我得找到他。”Wade关上日记本,说。然后他抱着日记本,看了Peter一眼,咧嘴笑起来,“这就是我来找你的目的。Spidey,你不会扔下一个无助的失忆好市民不管的,对吧?”


Peter很想回嘴,很想吐槽他根本就不是个好市民,还有他失忆了是他自找的关自己什么事。但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只是说:“你打算怎么办?”


“我翻过的这些日记里有一个关键词很引人注意。”Wade说,“‘巡逻’。你看,”他打开了日记本,即使Peter真的一点都不想去看自己写了什么东西,“‘今晚巡逻回来得有些晚,Wade又絮絮叨叨地抱怨我把他扔在床上放置Play,拜托,像是不做一天他就会死一样’……”Wade顿了顿。Peter忍不住又扭头去看大厦底下的车流。


“或者这篇。”Wade说,他翻开一页,“‘今晚巡逻遇见了几个抢劫犯,因为有些困而被伤到了一点,我已经竭力阻止了,但Wade还是执意要把我伤口的血舔掉,因为,他说,消毒又好得快。我就知道他一定不只是想舔我的伤口这么简单’……”Wade又停下了。


“我的老天——”他把这本日记本甩到一边,“我受不了了,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你还好意思抱怨,这不就是你自己干的事吗。Peter在内心说,但同时又觉得浑身发烫,天知道他写了多少这些东西,没错,就是很腻人很恶心,但是,又一个年轻的错误啊,他就是喜欢写下来。而且他本来根本不想让Wade知道的。


“总而言之,”Wade又把日记本捡回来,擦了擦它的封面,然后故作严肃地说,“从巡逻、抢劫犯之类的字眼,我猜他大概是个巡警之类的。”


“……所以?你要去找他?”Peter问。Wade点点头,说:“如果他今晚没出现在我的公寓里,我就去找他。因为,你看,最后一篇日记写在我受伤的那天。而我昏迷了三天了。如果我的手机还在我说不定能联系上他,但是我的手机在我执行任务时丢失了。所以,这个人现在可以说是失踪了三天了,而我还想不起来他是谁。”


说是失踪,其实是因为我一直在填神盾局的报告,以及探望你顺便安抚一下Tony,哪里有时间写这个。Peter叹了口气,他再回头时,发现Wade已经站起身来。


“我明天会再来找你的,Spidey!”Wade开心地朝他飞了个吻,“我先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这本日记,明天再告诉你我的新发现。这可是个救援行动!”他说完,就跑到大厦另一边跳了下去,Peter连拦住他把日记抢过来的机会都没有。


Peter坐在原地,抱着脑袋咬着下唇纠结了很久很久,最后他决定,他要回复仇者大厦。


 


Steve看见他时,挑了挑眉,然后对他微笑起来。Peter只好尴尬地回了一个微笑,幸好隔着面罩,Steve大概看不出他有多么心虚。他们沿着走廊走向Peter在大厦里的房间。那里所有的东西都原封不动,一如他离开时的样子。这是Tony要求的,因为某种养儿子的特殊情结。其他复仇者们都同意了他的这个做法,Peter还知道有时候Bruce会去房间静坐一会儿,怀念一下他们在一起科学研究的时光。


谁能想到复仇者们都是些多愁善感的人呢?


“你每次回来都是因为没法和Wade待在同一个屋子里。”Steve一边走一边说,经过那么长时间他对这事已经看开了不少——或者说,他是除了一直没搞清为什么要介意Wade的Thor以外,唯一一个比较看得开的,“怎么,你还在生他的气吗?”


“不……比这更糟糕。”Peter叹了口气,把他的面罩脱下来攥在手里,然后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Steve,因为他知道Steve永远都是个最靠谱的倾听者。


Steve听完后沉默了好一会儿。Peter紧张地看着他,但Steve最后只是笑了。


“需要我告诉Tony吗?”他笑着问,Peter简直看得出他被很大程度地逗乐了,“也许他能想出什么办法来帮帮Wade,让他想起你是谁。”


“不,千万别告诉Tony!”Peter急忙摆着手说,“如果让他知道我是因为这个才不告诉Wade真相的话,他会嘲笑我最起码三个月。”


Steve点点头,他们已经走到了Peter的房间门口,所以Steve停下了脚步,看着他打开门。


“但我不认为瞒着他是个好办法,Peter。”Steve收起笑容,认真地说,“他知道真相是迟早的事。”


Peter沉重地点点头,但什么都没说。Steve只好叹了口气。


“但我尊重你的选择。只要别又惹出什么乱子就行。”Steve说,然后他挑挑眉,“这个乱子,指的就是让其他复仇者们——特别是Tony——又开始失去控制。你知道Tony曾经想把你送到月球基地上隔离起来,以此远离Deadpool的,对吗?”


Peter惊恐地看着他:“我不知道。”


Steve拍拍他的肩膀:“那就当你没听见吧。放心,他现在不会这么做了。”然后他微笑了一下,“晚安,孩子。”接着走开了。


 


Peter呼出一口气,倒在他的旋转椅里。他踮起脚尖,轻轻地旋转了一会儿椅子,然后决定先打开电脑放松一下心情。但他刚打开电脑,J.A.R.V.I.S就钻到了他的电脑里提醒他的Spiderman邮箱里有一封新邮件,并建议他在Tony发现之前把这封邮件删掉。Peter打开一看,果然是Wade发来的。


 


标题:Hey Spidey!


发件人:Deadpool


内容:


Spidey!日记我看完——了!我忍了好久没去马桶旁边休息一下。你应该感受一下这本日记,真的,真是又——恶心又停不下来。我真的想说,这日记里的男主角真他妈是帅气迷人洁身自好的安静美男子Wade Wilson大爷我吗?!


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得去找他,当面质问一下这本日记的事!明天在那座大厦顶上等我,爱你!不要因为哥和其他人谈恋爱就太伤心喔Spidey,你才是真爱!XOXO!


 


Peter默默地关掉了邮件并把它删除,然后倒在床上开始挺尸。他盯着天花板看了两个小时,然后把被子拉到头顶,祈祷明天永远都不要来了。


 


 


[注1]XOXO:不是XXOO啦!是亲亲抱抱的意思w【。


 


 


02.


 


Peter还是到了那座大厦顶上。Wade一早就到了,正坐在屋顶边缘哼歌,手上拿着长长的一串名单。Peter走过去看了一眼,然后意识到他做了什么。


“你把全纽约叫Peter的警察都记下来了?!”他很惊讶地拿起那串长长的名单的一段,每个名字后面还跟着这个小警官的警署和家庭住址。Peter越往下看越觉得绝望,这串名单大概有三个他那么长,但是,他知道这上面不会有他,这都是白费劲。然而Wade已经做好了全面准备,他甚至准备了一个背带。


“你带着我荡过去会比较快。”Wade说,“我不介意你像背个宝宝似的把我带过去。我准备好了!”


Peter放弃了。也许是心里有种罪恶感,他任由Wade趴在他背上,确认Wade不会掉下去以后,他才射出蛛丝。


他们从姓氏排名为A字母的人开始找起,Spiderman在警察那里比较吃得开,所以Peter总得很装模作样地拿着自己的照片,去问警署的人有没有见过这个男孩。有种人格分裂的感觉,真是太棒了。Wade则换上便服,负责去敲没上班的警察的家门,如果发现不是就会假装自己是推销员。


他们跑来跑去,跑了一整天,跑了一整个纽约,跑完了所有的名字。Wade坐在屋顶边,把最后一个名字,“Peter Zoe”划去,然后沉默了一会儿。Peter站在他旁边,有些担忧地看着他,同时那种罪恶感蔓延得更迅速了,几乎让他有些呼吸困难。


“Well,”Wade马上又恢复了过来,他把名单一次一次地叠起来,最后撕成两半,“看来我们猜错了,他不是一个警察。”


“Wade……”Peter说,他咬了咬下唇,但Wade立刻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这么难过,Spidey!我们会找到办法的。”他努力思考了一下,然后说,“巡逻……你觉得还有什么人会做这样的事?就像是……”


他挤眉弄眼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咧嘴笑起来。


“超级英雄!”他说,“没错,超级英雄!他也许是——老天!我得去神盾局偷一下名单。”


Peter的罪恶感立刻被他的最后一句全都扫光了,危机感又重新占领了他。


“不行,这是犯罪。”Peter抱着手,努力让自己拿出正义小伙伴Spiderman的样子来,而不是一个呼吸困难的Peter Parker。


“拜托,Spidey,这不会伤到谁,我只是跑进去拷一下数据,回来搜索一下这个名字。其他不管什么我都不会看,我发誓!”


“不行。”Peter说,他咬了咬下唇,Wade很失望地哼唧了两声,但Peter知道Wade根本不会听他的。于是他说:“我会去问问Ironman,看他知道些什么。在这之前,不要做奇怪的事,好吗?”


Wade抱着双手,眯着眼睛看他。因为他还穿着便服,那双蓝眼睛毫无阻拦地落在Peter身上,这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最近对我好像很好啊,Spidey。”Wade说,他凑近了一些,逼得Peter后退了一些,“鉴于你以前对我都是蛛丝吊打,现在你这样的态度真的很……诡异。”


Peter咽了咽唾沫。他移开了视线,然后说:“可能因为我觉得你很……很可怜吧,你看,你一直在找这个人嘛,但是没能找到。”天,他都在说些什么!


Wade安静地看着他,即使他没带着面罩,但Peter忽然觉得自己根本看不出他的表情。最后Wade耸了耸肩。


“嗯哼,你的确像是会这么做的人。但你不用太担心,我们会想到办法找到他的。”他说,然后又掏出了那本日记本,摩挲了一下封面。Peter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只能以沉默作为回答。


 


他回到复仇者大厦的时候,所有人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Tony两只手搭在椅背上,看见他时就露出了一个类似于反派的笑容来。Peter吓得定住了,因为他发现除了Thor和Cap,所有人都这么笑着看他,就像都被什么附身了似的。


他忍不住缩了缩肩膀,Cap对他摇了摇头,看上去一脸歉意。噢,有很不好的事发现了,该死。


这时,Tony开口说话了。


“嘿,Petey,我都听说了。”Tony说,邪恶地笑着。Peter忽然就被这句话打中了膝盖,腿软了一下。


“听说了……什么?”他心存侥幸地问。这时Steve说:“我很抱歉,Clint都听见了。所以……”


所以所有人都知道了。Peter在想Stark大厦的钢化玻璃到底有多厚,他能不能直接冲出去。


“你就因为一本青春期幻想日记而不告诉他真相?果然还是小孩子,”Tony哼笑了一声,“要是有人向我要我的情史日记,我一定会把它印成书出版。”


没人想看你的情史日记好吗,Tony。Peter翻了个白眼,摊开手,说:“想笑就笑吧。”


于是他们很给面子地都笑翻了。这个“他们”只是Tony,Clint以及Thor。Thor完全没搞清状况,只是跟着大笑而已。Natasha和Bruce都微笑起来,而Cap还是那个很糟心的表情。


“老天啊,Peter,”Clint一边笑一边说,“你当初要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可是全世界都反对来着,现在我们都没话可说了,你还因为这种事躲他躲到这里来?”


“事实上,我还有话可以说,很多很多……”


“Tony。”Steve说,“这事是Peter自己的选择。”Peter立刻对他报以感激的眼神。


“是的是的,老爷爷,”Tony甩甩手,然后对着Peter傻笑起来,“你什么时候可以拿那本日记给我看看,我们可以交换日记看嘛。”


“不用了谢谢。”Peter咬着牙说,然后他转身跑进了走廊。他知道Tony没有恶意,只是喜欢开他的玩笑,顺便报复一下Peter发那张照片给他的那件事。但让他生气的不是Tony和Clint的态度,而是因为,他发现Tony他们是对的,他感觉罪恶感又回来了,而这让他对自己十分生气。


他和Wade在一起的时间已经有些长了,最起码有三年,这简直可以说是有纪念性意义的最高记录——无论是对Wade来说还是对他来说。这么长的时间,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了,现在Wade忘记了他,他本来应该尽量陪在Wade身边,努力帮他回忆起来过去的一切。然而Peter却因为一本一年前才开始写的日记而躲避Wade,并且让Wade很难过——是的,他知道Wade很难过,不管怎么说,他感觉得到Wade真的很想找到这本日记的主人。而这本日记的主人就是他,但他不敢承认。这真的……很不酷。太不酷了。


Peter冲到自己的房间里,他一进门,J.A.R.V.I.S马上就对他说话了。


“Master Peter。”他说,“您有一封新邮件。需要我帮您打开电脑吗?”


Peter知道会是Wade。他倒在床上,把脸埋在被子里。


“Master Peter?”


“打开吧。”他闷声说,“麻烦你了,J.A.R.V.I.S。”


 


标题:Hey


发件人:Deadpool


内容:


嘿,Spidey,你不用去问Stark专家的意见了。别急,我也没有去偷神盾局的秘密什么的,冷静。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什么坏事都没发生,然后,没关系了。


 


Peter瞪着这封邮件看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要把手指放在键盘上。他快速地回复了Wade。


 


标题:回复:Hey


发件人:Spiderman


内容:


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你不打算再找他了?


 


Wade几乎是马上就回复了他,但是说的是一句废话。


 


标题:回复:回复:Hey


发件人:Deadpool


内容:


妈呀!你原来会回复邮件的啊!


 


Peter啪地关上笔记本,又倒回了床上。J.A.R.V.I.S很贴心地帮他关了灯,把他和他的思绪沉入了昏暗的氛围中。他真的不是个习惯说谎的人,即使他的双重身份让他说过很多很多谎,但对Wade说谎和这个不一样。他没有必要说这样的谎,只是为了——为了什么呢?他的面子吗?


然而Wade是他日记的男主角,这可不是能避免的事。而他当初又为什么要把这些写下来呢?


Peter咬咬牙,强迫自己先睡着,在第二天再去找Wade。


 


 


 


03.


 


听见身后有脚底落地声的Wade连头都没有回。他穿着制服,坐在屋顶边,看底下的车流,就和Peter之前经常做的一样。


“日记里他说很喜欢这样俯视城市的感觉。”Wade说,“介于他写到这些的时候我都在,应该是我带他到大厦顶的。Yep,我就是那么一个浑身浪漫细胞的Wilson。”


Peter走过来,沉默着坐到他旁边。Wade手里拿着日记本,相框放在日记本上。他看了看远处。


“我不打算继续找他了。”Wade说。


Peter猛地回过头去。“为什么?”Peter问,他内心的不安连带着对自己,以及对Wade的些许怒气混在了一起,搅得他心烦意乱,忍不住轻轻地晃起双腿。


“他有两个晚上没回来。今天是第三个晚上。”Wade说,他敲了敲相框的表面,“如果算上我昏迷的那三天,他有六天没出现,也没有任何消息。我翻遍了整个公寓,没有任何纸条便签之类的东西能告诉我他去了哪里。我所有的唯一线索只是他的最后一篇日记。”


Wade翻开了那本日记。


“‘我和Wade吵了一架,他执意要去参加那个任务。我告诫过他这很危险,他知道;我告诫过他不许杀人,他也知道,但他就是忍不住。他向我保证不会杀了那些人,但我知道他会让大部分的人余生都在轮椅上度过。我也知道他会受伤,可能得靠自愈因子重生一遍。我真的不想他这样。不只是因为重生的整个过程很疼,还因为我必须等待他重生。我痛恨看到他睁开眼睛前的等待。我一直在想,有一天他再这么烂成一滩泥,我就在他痊愈前躲起来,不再让他睁开眼就看见我,说不定他就会知晓我有多么痛恨这件事情。我知道他会去参加任务的,我知道,这也是我现在睡在客厅里的原因。我现在不想看见他。该死的,该死的Wade Wilson,我到底为什么会选择你?’……”


Wade轻轻地合上日记本,把相框放到日记本上。


“我觉得他已经走了。”他低声说。Peter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就像他写的,”Wade解释说,“他说会在我醒来前离开。所以他走了。你难道感觉不出来吗Spidey?他很讨厌我作为雇佣兵的身份,这很正常,我能理解。他没有留下任何留言,是因为他不需要。他不会回来,所以不需要让我知道他去了哪里。”


Peter看着Wade,张了张嘴,但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没事,你不用安慰我。”Wade说,他耸耸肩,“我差不多习惯了,我的情史从来都是这样。我只是没想到,时间最长的这个也会以这种结局收场。——呃,你知道的,这本日记里提到过,我们在一起差不多三年了。这实在,太……”Wade感叹了一声,用一种类似于梦呓的声音说,“太不可思议了……”


Peter攥紧了拳头,他觉得自己的胃部有些绞痛,他努力往自己的肺叶里灌空气,来缓解一下他的情绪。


“刚开始我想找到他,就是想知道我忘记的这个人到底有多真实。看这本日记让我觉得很新奇,感觉像是一种十分夸张的幻想,这个——Peter,他就像是一种幻想。”Wade马上又耷下肩膀,可怜兮兮地说,“我觉得我只是幻想了一个男孩,他很爱我而我也很爱他,但是现在他走了,因为这场梦差不多该醒了。”


他把那张照片递到Peter面前:“说实话,Spidey,我知道我的脑子有时候很有问题所以可能……你真的能在这张照片上看见这个男孩吗?或者说照片上只有我一个人?”他指了指日记本,“这本日记呢?它的字体真的不是我自己的吗?也许是我用另一只手写的,也许是我什么时候出来的一个第二人格写的……”


他喃喃自语,翻开日记仔细地看,试图找出一些自己人格分裂的证据。Peter看着他,几乎要将那句话脱口而出了。他很想揍Wade一拳,不只是因为他无缘无故地就忘了自己,还因为他无缘无故地就自暴自弃,觉得Peter只是一个他所谓的幻想。但同时,他又很想拥抱他,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你有一个爱你的男孩,而你也爱他,这件事很简单,并不是什么第二人格创造的虚拟梦境。


最后他说:“我看见这个男孩了。”


Wade回头来看他。于是他深吸一口气,继续说:“我在皇后区看见他的,于是我和他打了个招呼。他告诉我他只是回去和自己的婶婶住几天,他记得他和你说过了。然后他告诉了我他现在在哪。”


Wade沉默了很久,他低头仔细地看了看那张照片。然后他抬起头。


“他婶婶家在哪?”


 


和Wade道别后,Peter从另外一条路走,以最快的速度荡到May婶家,然后用了五秒在院子里套上便服,气喘吁吁地敲开了May婶的门。


“嘿,Peter!”May婶高兴地拥抱了他一下,她看上去十分惊喜,“我的大男孩,怎么忽然回来看我了?你应该先打个电话给我的。”她让开一步,等Peter进来后关上门。May婶的房子里总是弥漫着一种令人安心的味道,像是沾着蜂蜜的松饼。Peter抽了抽鼻子,他感觉自己放松了一点。


“呃,事实上,我刚好路过,就来看看你。”Peter对May婶露出一个微笑,他走到沙发边坐下来。May婶一边给他倒茶一边对他微笑。


“Wade怎么样了?”她说,“我挺想他的。你该叫他一起来。”


“呃,嗯,是。”Peter说,他端起一个杯子。May婶收起笑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你们吵架了?”


这句话差点让Peter把杯子里的茶都晃出去。


“什么?没有。”他喝了口茶,May婶挑挑眉,刚想说些什么。但这时,门铃响了。


“我去开!”Peter立刻放下杯子,在May婶反应过来前跑向门口。他猛地拉开门的时候,看见Wade站在门口,被他过于用力的开门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压低了棒球帽的帽檐。


“……嘿。”Wade朝他挥挥手,然后抿着唇思考该说些什么——这可不多见。而Peter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自然些,于是他说:“Wade?你怎么忽然过来了?”


May婶笑着走过来,站在他们两个中间:“Wade!我刚和Peter聊到请你来这里坐坐,没想到你就来了……”她停下话头,看了看他们两个。Wade盯着Peter看,然后又看了看May婶。而Peter忍不住在Wade看向他时移开了视线,看着院子里的那丛矮灌木。


最后May婶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我去给你们两个泡杯热可可。你们讨论出来结果后告诉我一声,我好决定准备几杯。”然后她进了门。


接着是漫长的沉默。最后,“进来吧?”Peter说,他退了一步。Wade走进门,打量着May婶的客厅,最后跟着Peter坐在了沙发上。


“所以……怎么了?”Peter笑着问他,但他的手心紧张得不停冒汗,他攥住自己的衣角,拭去手心的汗,盯着桌子上的杯子看。Wade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说:“呃,你有好久没回去,所以我就想……”


“抱歉,我本来打算明天就回去的。”Peter说,他想了想,拿起一杯茶递给Wade,但Wade没有伸手来接,反而一直看着他。那双蓝眼睛明亮,但没有任何情绪,但在这种单纯的注视下,Peter都感到了莫名的压力。


“怎么了?”Peter问,他的手指开始微微颤抖,这使得他只能把杯子放下来。Wade低下头想了想,Peter也低下头看着沙发上的毛毯。然后他们同时抬起头来对对方说:“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呃……”Peter笑了笑,“你先吧。”


“嗯,但是你得答应我,”Wade深吸一口气,他摸了摸自己后颈,说,“你听完以后不会暴躁,不会发火,也不会掏出枪来对着我之类的。这里可是……住着一个女士。”


“我没有枪,Wade。以及谢谢你对May婶的关心。”Peter对他说。于是Wade看着他,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他。Peter一边喝茶一边听,等Wade说完后,他点点头。


“嗯,我知道了。”他说,“这也是为什么我也有事要告诉你。”然后他呼出一口气,“你也得答应我,你听完以后不会暴躁,不会发火,也不会掏出枪来对着我。”


Wade点点头。于是Peter说:“我是Spiderman。”


 


May婶在厨房里听见了很大的声响,以及几句听不清楚的大喊大叫。她端着可可钻出来时,发现客厅里只站着Peter。


“Peter?”她说,Peter转过来看着她,无奈地对她笑了笑。


“抱歉,我猜你本来不用准备这一杯的。”他说,然后倒进沙发里,深深地叹了口气。


 


 


04.


 


Wade坐在大厦顶的边缘,手里拿着相框和日记。他翻开日记,借着大厦反射过来的灯光和暗淡的月光再看一遍。Peter爬到大厦顶,走过来,沉默着坐到他旁边。他们都没有穿制服,所以看上去就像是两个自杀俱乐部的成员,坐在天台上谈人生。而Peter觉得他们真的需要这么做,只是没有谈完就跳的情节。不过,也可能会有这样的情节。


“May婶让我带给你的可可。”Peter把一个保温瓶放在Wade手边。Wade眯着眼睛看了看那个杯子,又抬头看了他一眼。Peter忍不住移开了视线。


“我很抱歉。”他轻声说,他轻轻叹息了一声,肩膀放松下来。说出这句话让他好受多了。


“你为什么一开始就瞒着我?”Wade问。


Peter知道他正在脸红,那温度从他的胸腔一直蔓延到他的眼角。他也知道Wade正看着他,所以他只能希望他的视线不会那么敏锐,今晚的月光不会太过明亮。但他知道Wade总会看见的。


“因为,这很丢人。”他回过头,用他那明亮的棕色眼睛看着Wade,坦白道,“真的,很丢人。我不想让你觉得我还是个没长大的青春期小鬼。”


“你就是个没长大的青春期小鬼。”Wade恶狠狠地说,他翻开日记,“你自己看看你都写了什么?‘如果Wade的尺寸没有那么夸张的话,有很多事应该会方便一点。但换句话说,尺寸大才和他带给人的整体印象挂钩,而且我也不讨厌’……这都是些什么?你了解我看到这段话的时候的心情吗?”


Peter呻吟了一声,他伸出一只手捂住眼睛。他又开始觉得全身发烫了,以至于他的脑子都开始散发出温度,夜风都没有让这一切变得更好一些。


“老天,你就不能不念出来吗?”他轻声抱怨说,“我知道,我知道写这些东西很变态,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好吗?谁会想到呢——正直好学生Peter Parker a.k.a 好邻居英雄Spiderman会写这种玩意儿?如果我是写新闻的,挖到这种消息简直整个人都会爆炸。”


Wade看着Peter,看了好一会儿。然后Peter放下手,瞪向他。


最后Wade笑了。


“你说的对,谁想得到呢?”他嗤笑了一声,“但这种设定很性感,你不觉得吗?”Wade说,他把日记本随便翻开一页,“比如,这里,‘Wade腹部右边的伤疤比左边的性感,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总觉得’——”


“停下,Wade——”Peter呻吟了一声,绝望地伸手捂住了自己发红的耳朵。


“‘右边的伤疤摸上去更有实感一些,也许是受的伤比较多。有次Wade问我为什么总在用手去摸他的腹部右边,我都告诉他因为这里手感很好,因为他是个自夸狂魔,所以他相信了。但其实事实不是这样’——”


“你要是再念下去,我就搬回复仇者大厦!我发誓我会——”


于是Wade停下了。Peter瞟了Wade一眼,发现他抿起了唇,眉头也微微皱起来。Peter犹豫了一会儿,放下了他捂住耳朵的手,凑过去,看了看自己接下来写了什么。


“……‘我经常摸这里,是因为我总觉得,如果经常这么做,这些疤痕就会被抹平,一点痕迹都不剩下。’……”Peter咽了咽唾沫,接着往下念,“‘我并不觉得它们丑陋,但每次看到它们都会让我觉得有些难过,感觉好像也经历了那种皮肉慢慢粘合的痛感。我现在觉得这么做有点幼稚了,但这几乎变成了一个习惯。说到底,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觉得右边腹部比左边更性感的原因。’……”


他瞟了眼Wade,发现后者正盯着他看。于是Peter匆忙地移开了视线。


“我都不记得我写过这些东西。”他轻声说。


然后Wade吻了他。Peter没有躲开,但他在日记里关于接吻的描写却无法控制地涌入了他的脑海。


‘Wade的吻技十分可怕,这又是我输给他的一个地方……但我真的喜欢他咬住我下唇的时候,有些疼,但很有他的风格。如果他能顾及一下我——作为一个靠肺呼吸的生物,在接吻的时候很难保持呼吸——就好了,但他不会的,因为膝盖发软才是他最终的目的。’


老天啊。Peter在Wade轻轻咬住他的下唇时在心里唾弃了一下他自己。他到底为什么要把这种东西写出来?


 


 


05.


 


Wade猛地睁开眼睛,他觉得脑子有些昏沉,脑仁发疼,像是睡了几个世纪的美容觉,意识仍然混沌不清。他哀叹着扯着被子翻了个身,却直接从床上滚了下去。


他挣扎着从裹成一团的被子里爬出来的时候,Peter正站在他前面看着他,身上还穿着睡衣。


“你没事?”他问,伸手把Wade拉起来。Wade用被子围住自己的腰,说:“一切都好,就是觉得做了一个又长又奇怪的梦,然后我脑子疼……嘿,嘿宝贝,你要去哪儿?”


Peter转身来看他:“厨房。在那里都能听见你的惨叫。”


“哪都别去,”Wade说,朝Peter招招手,“过来。”


Peter皱皱眉,但还是走了过去。Wade搂着他吻了他一下,然后轻声对他说:“书架上多出来的那本Hello Kitty写真集是什么?我的生日礼物?”


“什么都不是。以及天知道你生日是什么时候。”Peter嘟囔着说,推了他一把,“给你两分钟把衣服穿上。”然后他转身离开了。


Wade看着他离开,单手揪着被子,挪到书架边,把那本写真集抽出来。然后他看见下面有一本笔记本,是之前圣诞节他送给Peter的那本。他松开围在腰间的被子,任由它掉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然后他抽出了那本笔记本,轻轻翻开。


 


——给我亲爱的Peter,XOXO!  来自:你帅气的WadeWilson先生


 


的确是他送给Peter的那本。他挑挑眉,翻开看了看之后是什么。然后他睁大眼睛,迅速地往后翻了几页,接着直接冲出了卧室。Peter把盘子放到餐桌上,转身发现他就站在厨房门口——而且身上什么都没穿——立刻皱起眉来瞪他。


“Petey,你得说清楚,这是什么?”他举起那本笔记本,晃了晃。Peter看了看那本笔记本,耸耸肩:“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是什么了。”他在故作镇定,Wade感觉得出来。但Peter并没有看他,而是转身去倒牛奶。


“但是,但是你看最新的这篇,”于是Wade拉开椅子坐下来,“‘首先,不要告诉Tony X3;第二,确保每一个部分都找回来了;第三,可以找神盾或者Cap,让他们帮忙完成Wilson先生拼图;第四,在他床边等他醒过来,不要让他醒过来时看不见我’——”


“呃啊够了!不要再往下念了!!”


 


关于Wade受重伤后要做的事101:


首先,不要告诉Tony不要告诉Tony不要告诉Tony;


第二,确保每一个部分都找回来了;


第三,可以找神盾或者Cap,让他们帮忙完成Wilson先生拼图;


第四,在他床边等他醒过来,不要让他醒过来时看不见我;


第五,等他醒来后,先问他还记不记得我;


第六,如果发生什么特殊情况,比如说他又忘记了,就向他重新介绍自己;


第七,他会在几天后又好过来的,所以没关系,就当作是演了几天的《初恋50次》;


第八,保证永远都不会放弃他。


以及——


第九,嘿Wade,如果你看到了现在这一条,而我不在家,就打下面这个电话。如果头还在疼,就再睡一会儿再打。我会等你。


第十,不要再去烦警察了,他们也是会投诉的。我叫Peter Parker,a.k.a Spiderman,我们是恋人,目前同居,至今交往大概三年。所以不要对着我的毛巾或者马克杯大呼小叫的。也不要觉得它们长得很恶趣味,因为那都是你执意买给我的。如果你不相信,可以打电话问Tony。Tony Stark。但是你要做好听他在电话另一端暴走的心理准备。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打——帮我报复一下他,lol。


最后,你锲而不舍的告白真的成功了,对自己有点信心,我可是真实存在的,别擅自把我当成什么奇怪梦境的产物,内心胆小的自夸狂魔Wilson先生。呃啊,别逼我说那三个词,我连第一个词都写不出来。反正,你知道就好。


 


 


 


END.


 


 


我……我觉得真的……好蠢……我都在写什么鬼……


对不起大家,窝就是这么蠢【躺


 


 



评论
热度(2285)

© 顾晨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