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晨晞

【带卡】一位恐同直男的终极自白 01

自深深处:

此文献给 @木叶成人文学资深写手 太太,太太前些时间生日未能及时送上生日礼物现在补上,真的炒鸡喜欢太太,谢谢太太产的粮,每一篇都超好吃!太太愿意接受我的告白吗(用力比心)喜欢太太喜欢太太喜欢太太,太太嫁给我好不好呜呜呜(亮出一枚戒指)










宇智波带土严重恐同。




恐同得全宇宙都知道这位恐同,见到长得白白净净的男人都绕路走,和男的有身体接触跳三米高,被女的多看两眼都浑身得瑟怕是哪里的腐女又脑补了,别人当捡肥皂是开玩笑,这位听到捡肥皂的笑话能气得摔门走,比谁都能嗅出电影电视剧里的基味,一旦嗅出基味就跟食物中毒一样脸色发青。




也不是不能理解,一个正常的男人有个性取向为男的双胞胎弟弟日子肯定不好过,他的弟弟宇智波卜匕(爱称阿飞)从性功能觉醒那一天开始就出柜,从中学到大学一直是学校里的话题人物,偏偏阿飞又顶着一张和带土一样的脸,导致带土这位根正苗红的直男在学校小范围交际圈里长期被贴基佬标签,就算带土冷着脸对他们一遍又一遍的警告说我和我弟弟不一样,我性取向很正常,别人也会好奇的问一句“真的吗?你们是双胞胎,是不是DNA还没觉醒?”每到这个时候带土会直接一拳揍向此人的大脸让他体会一下天旋地转脑袋发昏星星在漂移的感受,然后戳着他的胸口表示“你再特么说一遍?”




弟弟是gay天天在外风流,作为哥哥的带土别说风流了,简直可以说对人类绝望,从小到大恋爱经验全无生人勿近,初吻保留了二十余年,漫画只看全年龄少女漫或者子供向,连拆开安全套里面的东西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纯情到弟弟买个法器回家都不敢告诉哥哥那是法器,只说是娱乐道具。




感情一直较为融洽的带土兄弟俩,此时此刻他们的亲情却出现了危机。




“拜托,带土哥帮我这一个忙好吗?我们二十几年兄弟,就这一个行不?”阿飞双手合十弯腰不起。




“不行,免谈。”带土表情十分冷漠。




“这个人真的挺重要的,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求你了!”阿飞眼泪汪汪的,看着和自己同样一张脸一天到晚哼哼唧唧的带土也很无语。




这事实在是超出带土的底线了。




如果说带土是深居简出的禁欲修士,阿飞就是四处浪的野生动物,ex列个表可以长达几米,本来他有几个ex和带土没有任何关系,然而今天,阿飞希望带土和这个列表产生一些联系。




“他可是我花了好长时间才把到的,如果因为我出国进修半年就把丢了我得后悔一辈子啊!”阿飞就差抱着老哥的大腿哭泣了。




号称花了很长时间才把到,带土也是和阿飞一个娘胎先后出来的了怎么会不知道,也就酒吧里坐了一会儿靠着和自己一样的那副皮囊把对方钓到手了,说得好像海誓山盟此生不离一般,说到底就是舍不得对方脸好身材好怕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信他弟,那真是信了个串串了。




“那你直接和人家说你要去国外进修半年让他等你等半年不就得了。”带土直接说。




“老哥我说,现在都什么社会了,信息化社会,快餐化社会懂吗?几十年前那个爱你一万年千年等一回的老一套早不管用了,谁会等一个半年不出现的人啊,男友都换了几十任了,我要提这事那得直接咔嚓啊。”阿飞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不管了,人我还没吃到呢,没吃到之前你就帮我先把个半年嘛~事又不多,偶尔出来吃个饭看个电影聊聊天就当多交个朋友好不好?”




“但他是基。”带土严肃的说。




“你弟我也是基。”阿飞一秒回答。




“帮帮我嘛——”阿飞使出了杀手锏“阿飞一直活在老哥的阴影里,老哥学习成绩又好人又优秀爸爸妈妈老师同学都喜欢,阿飞却连把个情人都不行,阿飞简直是垃圾……呜”




带土开始抽搐,他其实特别疼爱这个弟弟,从小弟弟要从他那拿玩具二话不说立刻给,放弃所有课余时间往死里学习也是为了给弟弟做个优秀老哥的榜样,谁知道可爱的弟弟一心沉迷于和同性交往,别的方面一下子和老哥拉开十万八千里,这就给“弟弟活在优秀哥哥阴影之中”落下了口实,这也是带土的一个弱点,每次阿飞祭出这招,带土都只有听阿飞的。




“我试试,事先声明,如果你这个——朋友,是个恶心的货色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放心啦放心啦,卡卡西很会做人,他不会出格的啦。”得到老哥首肯阿飞非常开心,给他的那位叫卡卡西的还没睡上的男友打电话,打完电话收拾收拾东西,爽朗的一趟飞机跑国外进修去了。




留下带土一个人思考人生,等待阿飞的任务下达下来,任务比想象中的要快,阿飞这家伙飞机刚一落地就让带土装成自己的样子去找那个叫卡卡西的见一面定个心。




带土浑身起鸡皮,他恐同多少年,还要装成弟弟的样子去见弟弟的男友,这不是赤脚在火坑里走吗?可是阿飞和他保证了,卡卡西是0号,不是那种攻击性很强特别主动的类型,吃饭看电影当朋友吹牛没问题,剩下的调情他和卡卡西用聊天工具解决就行了。带土也是半信半疑,脱下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休闲好学生装换上阿飞的骚包暴露的衣服跑去赴约,对了对外形找到了这个叫卡卡西的。带土觉得挺意外的,卡卡西虽然是个基佬还是个0号,和他想象的兰花指嗲声嗲气不男不女的形象差很远。他和带土差不多高,细瘦修长,穿了个比普通街上男性品味高那么一丢丢的呢子外套,下垂的眼角看上去懒洋洋的,戴着个防风口罩,怎么看都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正常人。




“嗨?”带土僵硬的和对方打招呼,卡卡西也只是点点头,卡卡西话不多手里总是拿着一本小小的册子,两人并排从地铁站走出去,在地铁上面的仙踪林坐了一会,各自点了自己的食物,卡卡西就继续看他的书,带土也就拿出自己课本开始预习。老实说带土保守惯了不喜欢吵闹,卡卡西这个类型的人属于他很欣赏的,可是就他所知,这个类型绝对不是阿飞会喜欢的。




“你在看什么书?”带土好奇的问。




“推理小说。”卡卡西回答“我们学校有推理研究会,我是推研的成员。”




“听起来很厉害哦。”带土想起他自己就读的那间世界范围内数得上号全国TOP的重点大学里就有一个推理研究会,会长好像据说还是个特别牛逼的人。




带土随意挑了两个自己看过的推理小说和卡卡西交流了一下,两人相谈甚欢,带土简直忘记了对方是个自己最讨厌的基佬,停下来喝了几口饮料带土心想他可以接受这个程度的约会,卡卡西既不会让他有基佬的恶心感觉,又很注意和他保持距离,交个朋友好像也没什么,看来阿飞没有太坑哥。带土手里还有阿飞发他的注意事项,比如说不要让对方埋单啦,说话语气尽量热情温柔,还有要把人家送到公共交通工具处,带土一一遵照了,约会结束的时候他和卡卡西说再见,本来以为这事也就这样了,但他实在没想明白一点。




毕竟是情侣约会,和朋友约会还是有区别的。




临走的时候卡卡西很自然的扯过带土搂住腰在他嘴唇上吸了一下,这个动作卡卡西似乎习以为常,然而可怜的恐同直男被一个雷劈得整个人魂去珠穆朗玛之巅旅游并不打算回来了。




他存了二十来年的初吻,这是怎么了???




WHAT THE 口UCK??




WHAT???




那一天,宇智波带土终于回想起,曾经被同性恋支配的恐怖。




四肢僵硬的回到家,带土硬撑着才让自己不至于捂脸痛哭,发了三十个短信过去把弟弟骂成狗,烧了三炷香祭奠自己失去的第一次,洗了三次澡,打了三把王者荣耀坑了三次队友这才缓了一缓,他还以为卡卡西能让他对同性恋这个族群改观,事实证明并不能!




同性恋,都是妖怪!!他绝对不会再被阿飞这个坑哥货坑了!




又坑了十把队友,对面开麦骂人说小学生滚回去写作业带土这才放下手机心情舒坦了一些,回到书房开始读书。老实说带土并不是个擅长学习的人,但他有一个优点是努力,别人看一次的书他看三次,别人做一次的卷子他做十次,和阿飞同一个起点,带土能考上一流大学完全是自己努力的结果。




总之他不打算再和这个叫卡卡西的基佬见面了,弟弟哭着求他也免谈!




带土打算全力扑在学习上消除心理阴影,刚好学校有个辩论赛每个系出个最能侃的,带土不知为什么就被选上了,辩论赛前期准备需要和队友一起过一过论点论据,队长把带土带到一间空置的社团活动室里,把另外几个系选上来的选手一个一个介绍给他看。




带土扫了一遍,目光对上一个银灰色的瞳孔整个人僵硬了。




队长一看他俩眼睛对上了连忙介绍“带土啊,这个是我们学校推理研究会的会长旗木卡卡西,卡卡西,这个是我们学校空间物理研究协会的副会长宇智波带土,你们这次一个队辩论,大家友好的认识一下吧。”




“带土?”卡卡西疑惑的看着队长“不叫阿飞?”




“我叫宇智波带土。”带土定了定神,他怕什么,他又不是阿飞,他带土行得正走得直坦坦荡荡清清白白“你说的阿飞,是我的双胞胎弟弟。”





评论
热度(510)

© 顾晨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