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晨晞

小叔叔说了不准乱搞的9

七月:

*乱搞乱搞乱搞,人物ooc


*现代架空


*鸣佐团子期


*文里军阀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军阀,有私设


*宇宙维度纯属瞎编绝对不可信


 


9


 


“喝吗?”


 


卡卡西将泡好的茶放在玻璃茶几上,随后在男人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窗外时不时有白鸟振翅飞翔的声响,入耳无比清晰。他平常总会有和人闲聊时往窗外看的习惯,现在依旧如此,即便对面坐的是自己曾经跟了十年的上司。


 


离上课还有五分钟,今天孩子们的第一节课是他的数学课,但卡卡西一点也不担心会被耽搁时间,他知道千手扉间是个从不说废话的优秀上司,有些事情或许一两句话就能够完全说清。


 


“真的不考虑回来吗。”


 


这是千手扉间放下茶后的第一句话。


 


果然是开门见山啊。卡卡西从窗外湛蓝的天际挪回视线,笑了笑:“您忘了吗,以前退出的时候我就有说过吧,想要找个安静的环境生活。现在这样就差不多了。”


 


“虽然之前确实听你这样说过,但始终还是觉得不现实。”


 


“……不现实吗,”卡卡西垂眉,恍若出神,“在说出这句话之前,我也觉得是不现实的。还是说,”他又抬头,目光淡淡地看向对面西装革履的男人,“您遇到什么棘手的问题了吗?”


 


“倒也不是。”千手扉间只这样说,“或许称为隐患会更合适。”


 


“嗯?”


 


对曾经作为自己上司的这个男人,卡卡西深知其严谨慎重的性格和雷厉风行的手段,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能够在他眼里称之为隐患,那大概真的就是需要值得注意的东西吧。


 


可是……


 


卡卡西十指交叉,思绪顿在一处,“既然只是隐患的话,也就不难解决吧。”


 


“确实,”千手扉间点点头,“所以我也不是因为这个隐患才来找你的,而是单纯地向你发出回到军阀的邀请。不过,”话到这里他闭上眼,随后看不出情绪地一笑,“看来你也是下了很大决心的,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做过多勉强了。”


 


看似直接明了的话意外地让人感觉不到轻松,卡卡西沉默了一小会儿,最终还是没能说些什么。直到千手扉间站起身来,神色平静地看向他,


 


“还有一件事。虽然离开时间不长,但感觉木叶变化也不小,还没有人和我具体谈谈这些,所以今晚要陪我去喝一杯吗?”


 


没记错的话,对方离开也有一年了吧。对于这个要求卡卡西倒是一笑,


 


“乐意至极。”


 


这并非是因为难以拒绝而答应,而且纯粹出于对眼前这个男人的尊敬。


 


果然对方也不再多说什么,拿起外套便转身离开,只不过,走到门口时他又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神色平淡而认真,


 


“鸣人那孩子还是需要你多费心了。”


 


“是。”


 


卡卡西垂目,习惯性地像接收到命令后那样回答。


 


多费心吗……千手扉间离开后他有些无奈地摸摸头发,鸣人那孩子完全不是多费心就能够搞定的啊。不过自己昨天倒是有意地将他和佐助的位置分开贴了标签,说到底还是出于某些顾忌,也不知道这孩子今天会不会闹腾呢。


 


还有佐助。


 


不知为何卡卡西又想起某人说学校是辣鸡时的那张蠢脸,那么被一个满口辣鸡的男人所带大的佐助,这个孩子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总觉得未来堪忧啊。


 


他坐在沙发上叹口气。


 


 


 


伊鲁卡在木叶小学部的老师里是出了名的豆腐嘴豆腐心,虽然如此,但也不是没有认真斥责过学生的时候。


 


就比如眼下。


 


“鸣人,每个同学的位置是事先就安排好了的,你这样做的话是会乱了班上的规矩的,故意破坏规矩的人是不会受小朋友欢迎的,知道吗?而且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你也不能这样欺负其他小朋友。”


 


他故意板着面孔连着念叨了好几句,金发的孩子看似不理人,只闷着不出声,但天蓝的眼睛睁得老大,眼眶也渐渐红了起来。


 


即便如此,这孩子也没有要让出位置的意思。


 


伊鲁卡在心底叹口气,也不忍心再说他,只是一转身就看到旁边的我爱罗还低着脑袋紧紧抱着自己的小熊,也是泪水在眼眶里打着圈圈。


 


“我爱罗……”


 


伊鲁卡叹口气。


 


说不动鸣人,就免不了对我爱罗进行一番哄劝。几分钟下来这位老师算是用尽了自己哄小孩子的技能,也才真正明白这个小孩为什么会有“爱哭鬼”这样的外号。总而言之好不容易千说万说让这孩子坐在了鸣人原本的位置上去,这时上课的铃声也刚好响了。


 


“那么,大家要安静一点等卡卡西老师来,不要再乱跑了,明白了吗?”


 


伊鲁卡有些心累地看着下面一张张明显不买他账的小脸,多交代了几句,临走前他又看了鸣人一眼,随后便转身离开。


 


哐当,教室门被关上的下一秒,孩子们又开始叽叽喳喳了。


 


伊鲁卡走后鸣人的眼泪就包不住了,脸也通红成一片。


 


反倒是旁边一脸天真的佐助,估计还没搞清状况,从包包里摸出一块猫咪脸的小手帕,凑上前去给同桌擦了擦眼睛,


 


“鸣人,不要哭啦。”


 


他奶声奶气地安慰着,没想到对方立刻就像只小金毛犬一样蹭了过来,紧紧抱着他,金灿灿的小脑袋一个劲往他胸前扭,


 


“佐助——伊鲁卡老师好讨厌呜……他肯定讨厌我,所以我也讨厌他……”


 


听着鸣人已经沙哑的声音,佐助也有些难受了。他觉得鸣人现在就像那些被自己偷偷抱回家却又很快被叔叔扔出去的猫咪一样,伊鲁卡老师在心中的形象也很快和瞪着眼睛凶他的小叔叔划上了等号。


 


“没关系喔,鸣人。”小手摸摸那颗金色脑袋,“鸣人一点都不讨厌,是伊鲁卡老师太过分了。”


 


“可是,”鸣人一下抬起头来,鼻尖红红,眼神明显更委屈了:“不仅仅是伊鲁卡老师,还有佐助——明明是给我的糖果,结果又立刻就给了其他家伙……这样做一点都不可爱,”说到这里他就有几分不高兴地瞪住地方,“所以佐助要以后不准再这样做了我说,不然我绝对揍飞那个家伙——”


 


“好啦好啦,不要哭了。”


 


佐助完全没搞懂他的意思,只是觉得他很委屈,又用手多在那颗金色脑袋上抚摸了几下。


 


两个孩子腻腻歪歪直到教室门被扣上的声响传来,全班小朋友都齐刷刷地偏过脑袋,鸣人也回过头去,看到的是银发男人站在教室门口,目光正扫视着教室。


 


旗木卡卡西一手拿着装有积木的小篮子,一手依旧揣在裤袋里将教科书夹在腰间,头发乱七八糟的像早上没有整理过一样,今天没有戴口罩,懒洋洋的表情配在那张英俊的脸上,却出乎意料地没有违和感。


 


教室的气氛一下有所变化,从刚刚的闹腾转为安静,孩子们都自觉性地闭上了嘴。只不过下一秒男人便眯起眼睛笑了,


 


“哟,早上好。”


 


“卡卡三老师——”


 


一片安静中唯独黑发的孩子举起小手站了起来。


 


“嗨嗨,”男人慢步走上讲台,“是卡卡西哦,佐助。有什么事吗?”


 


他将篮子和书放下,随后目光对上孩子的视线,眼神带有询问的意义。和煦的阳光正照射在窗台处一排排紧挨着的盆栽上,上方风铃也发出叮当的声音。


 


今天的天气出乎意料的好。鹿丸打了个哈欠。


 


佐助的手还举着,一双漆黑透亮的大眼睛里满是认真,颇有告状意味:“我要告诉你,伊鲁卡老师有欺负鸣人。”


 


鸣人一懵,全班小朋友也有点懵。


 


“喂,宇智波……”


 


坐在后面的宁次额角滴汗,忍不住用笔去戳了戳他的腰,明显带着“你有没有搞错”的暗示。


 


“就在刚刚,我看见了。”


 


但这个宇智波依旧这样说,同时列出了时间和人证。卡卡西单手撑在讲台上,沉默地看着学生板着一本正经的小脸告状,突然觉得这孩子或许不如脸看起来那么聪明。


 


“嘛,肯定是鸣人做错了什么吧。”沉默片刻之后他说,“毕竟伊鲁卡老师是个很温柔的老师,鸣人具有总是能惹人生气的功能,对于这一点老师自己也是蛮有体会的。”


 


他这样一说马上就被金发的孩子给瞪住了,两个人视线撞上,那双蓝眼睛里写满了不高兴和反抗。


 


卡卡西依旧记得带幼儿园大班时收到的来自各个老师的告状,告状对象自然都是鸣人。他为此曾经很无奈地将鸣人请进办公室谈了几分钟的人生,但这孩子的厚脸皮是天生的,压根谈不动,事后他也只能任其发展,继续默默收下那些老师的告状。


 


但该怎么说呢,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卡卡西认为小孩子活泼点也不是坏事,嘛,反正有震得住鸣人的人就是了。


 


不过现在倒是一眼就看得出鸣人占了我爱罗的位置,也就是因为这个才会被伊鲁卡训的吧?


 


“卡卡三老师……”


 


“是卡卡西哦,佐助。”


 


卡卡西无动于衷地收下了鸣人所有的视线攻击,目光再次回到佐助身上,


 


“可是,”对方已经扁起小嘴,“鸣人都被伊鲁卡老师欺负哭了。”


 


“等等、”鸣人一下拉住同桌的衣角,脸迅速地涨红,“这种事情不要说啊佐助,我才没有哭!”


 


“啊啊,看吧,”卡卡西笑了笑,“鸣人都说他没有哭了,也即是说伊鲁卡老师并没有欺负鸣人,对吧?你说呢,鸣人?”


 


“没、没有的说!”


 


鸣人连忙点头,又凑到佐助耳边小声道:“佐助,不要再说啦,我已经不生气了,没有关系的说。”


 


很明显,比起伊鲁卡的训斥,现在男孩觉得全班都知道他哭了这件事更让人感到羞耻。


 


卡卡西知道小孩子的心理,也不做过多纠结,看到佐助终于被鸣人拉下去之后他立刻拍拍手,掌声又将全班小朋友的注意力拉回来:


 


“好了,那么今天开始我们的第一节课。”


 


他转身在黑板上画出圆,金色的阳光已经占据了半边黑板,上方的大圆钟也在安静地转动着。


 


第一节课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去了。下课铃响起时卡卡西双手撑在讲台上,正好将课后作业布置完毕。


 


“那么,今天的课就到此为止。一定要记得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哦,没有完成的小朋友是没有小红花的。”


 


“是,老师。”


 


一阵清脆整齐的回答,卡卡西满意地点点头。


 


“嗷——解放!”


 


鸣人啪叽一下挤在佐助身上,其他孩子因为老师还没走都保持着一份乖巧,也就他们两个蹭来蹭去的说着什么突然都笑了起来。晨曦的光洒在孩子的柔软脸颊,连上面的绒毛都极为清晰,卡卡西余光瞥过两个小家伙,倒也不自觉地跟着一笑。


 


出了教室门他摸出手机,给琳发了条短信,告诉琳中午可以不必来接佐助,因为学校是有专门的幼儿宿舍供孩子们午休,从午餐到午休,这些都会由他这个班主任负责。


 


很快琳也回了短信,总而言之也是谢谢他让他多费心了之类的。卡卡西收起手机,走在回廊上目光再次飘移到天际。


 


啊啊,还真是适合一个人懒洋洋窝在沙发上看书的天气呢。


 


 


本以为会这样度过一天的卡卡西,事实上他也确实如上述所言就这样度过了一天,只不过中途稍微起了点小波澜。


 


实际上还是他低估了鸣人的厚脸皮程度,早上还眼眶红红,然而没过多久又本性恢复,伤疤一去化身为汪,嚎得全班都不得安宁。


 


从上午到下午,


 


且不说伊鲁卡在音乐课上教唱《圆滚滚的地球》时漩涡校霸那又是仰天长啸又是嗷嗷乱嚎的表现,不仅如此每句歌词他都要擅做主张在最后加上“嘚吧哟”这种奇怪的口癖然后凭着一人嗓门大的优势成为一股毁掉全班合唱的泥石流,顺便成功带动佐助成为那个在泥石流中游泳的泥人也跟着他瞎几把乱唱无论老师怎么哄都哄不到,导致伊鲁卡拉开旗木班主任办公室门时已经摆出一副“我觉得自己很无能”的悲伤面孔。


 


再说新来的美术老师卯月夕颜因为帮塑泥老师阿斯玛代课,当美术老师让孩子们将她的形象画在纸上其本意是想看看学生的功底如何,然后交上来的作品也不出意料地几乎都是火柴人头上顶一大坨紫色但除了奈良鹿丸的一张白纸,还有就是交了满满一页小黄鸡的宇智波佐助。


 


为什么会是鸡呢?


 


年轻敏感的女老师有些尴尬地拿着这张画找到宇智波小朋友本来是温柔轻笑着提醒“佐助君是不是画错了呢?”哪知道黑发小孩嘴一扁,旁边那只金毛犬立刻就跳起来要找她干架并且直接扑上她的小腿气势汹汹像头熊甚至让她产生了被咬的幻痛。


 


面对夕颜老师一脸“那孩子为什么会画鸡”的忧伤面孔,于此旗木卡卡西也只能重复一遍上午就已经对伊鲁卡说过的话,


 


“嘛嘛,小孩子而已,包容一下就好了。”


 


话虽这样说,被扰了清静的卡卡西自身也在叹气。不过还好,最后一节课总不会再被别的老师抱怨敲门了。


 


看了下时间,他收起书准备去教室外参观一下上司的展示课,意外地发现这个时候带土还没来,不过也好,免得这男人到时候来砸场子那就是真的麻烦了。


 


估计等下也是琳来接人吧,卡卡西想。


 


下午4点15分,


 


千手第二家主的到来学校自然十分重视,校门处已经停满一长排各种名贵的宝车,校长带着各位领导亲自上前迎接。但还好都被这位大人物堵了回去,保镖也通通呆在校外不允许进校门。


 


卡卡西走在回廊里往下看,千手家的保镖全都西装革履在校门处站得挺直,说没点感触是不可能的,毕竟自己很清楚这些人并非只是单纯的保镖那么简单。这种像军人一样雷打不动又正义凛然的勃然姿态,恐怕也只有名门日向能够与之媲美了吧。


 


嘛,其实也还好。


 


下午4点20分,


 


千手扉间推开教室门的时候,漩涡鸣人正偷偷将“我是猪”的标签往前桌日向雏田背上贴,三个字写得歪歪扭扭而且还都写错,他整个身体都趴在桌面卖力地将手往前伸想要够到雏田的背,结果教室突然一片安静,男人走进来的时候小朋友们倒是很懂事地齐发出“叔叔好”的问候,而金发孩子的身体就彻底僵在这片声音之中。


 


卡卡西双手抱肩站在窗外,看着里面一大一小长达5秒的安静对视,最终是千手扉间选择无视鸣人,以不愠不淡的微笑回应小朋友们的问候,


 


“大家好。”


 


男人快步跨上讲台,卡卡西看到鸣人一屁股落回位置,心虚通过眼神传达出来如同撞了鬼一般。


 


一旁的佐助还在画他的小鸡,满满一页黄色小鸡,粉红小鸡,天蓝小鸡,全都铺在桌面。最上面一张纸全是大红色的小鸡,让卡卡西心底下意识就凉悠悠的。


 


千手扉间尽量以亲和的面孔对待小朋友们,微笑的角度就像经过算计好一样显得精致又恰到好处,


 


“同学们好。我是漩涡鸣人的家长,叫千手扉间,今天很荣幸能够成为第一个给大家上课的家长。那么今天在上课之前我要先问一个问题,”他故意顿了顿,看着下面一排排好奇的小眼睛,随即转身在黑板上画了一个圆和一个正方形,


 


“有没有哪位小朋友知道,我们现在生活的地球到底是什么形状的呢。”


 


“哈?不是球状体吗?”


 


佐助前面的鹿丸率先发出声音,单手托着腮好像这是一个很无聊的问题。


 


“准确来说是不规则的椭圆球体。”


 


佐助后面的宁次继他补充道。已经有些孩子开始小声嘀咕,更多的是直接将目光转到鸣人身上,好像他的家长提出了一个很弱智的问题。


 


上午才唱过圆滚滚的地球,再怎么不懂,也该知道地球是圆滚滚的吧?窗外的卡卡西感叹。


 


千手扉间的目光倒是不偏不倚地落在满脸涨红的金发孩子身上,“漩涡同学,你认为呢?”


 


“我,我认为,”鸣人有些迟疑地抬起头,不敢对上对方的目光,“地球是圆滚滚的说……因为伊鲁卡老师上午有教过我们的说,就是这样唱的,圆——”


 


“好了。我明白了。”


 


孩子刚刚唱出个“圆”字千手扉间便面无表情抬手,示意他可以不用唱出来,“那么,还有其他小朋友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吗?”


 


没有人再回答,千手扉间便双手撑着讲台,微俯身道:


 


“事实上,直到现在科学界都还存在着地球可能是正方体这样的说法,当然也可能不仅仅是正方体那么简单。同学们应该都知道,宇宙具有维度,其范围甚至比空间维度还要广, 这样高维度、 高能量、高温度的空间是极不稳定的……”


 


那个,扉间大人……卡卡西看着讲台上一脸认真地做着知识讲解的男人,又看到下方一大堆明显懵逼却还是睁着闪闪发光的眼睛盯着他的孩子,尤其连鹿丸都紧绷住脸听得十分认真。


 


所以说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啊……他不自觉地叹口气。


 


“三维的空间和一维的时间无限延伸开来就逐渐形成了我们今天可感知的宇宙,而另外六维的空间则仍然卷缩在普朗克尺度以内。也即是说我们目前能够观测到的地球只是以某一个维度去进行鉴定的,而其他维度的地球又是一种怎样的存在,至今我们无从得知。”


 


“可是,扉间叔叔,”这个话题明显勾起了鹿丸的兴趣,“我们要怎样才能以另外的维度视觉去观察地球?”


 


千手扉间至此一笑,“成为一名科学家或者宇航员,就是这样简单。我们千手家一直以来都有针对这个领域进行人才的选拔和培养,小朋友们,”说到这里他的语气变得郑重,“如果你们想要更多地了解到地球的真面目,从现在开始就要好好地提升自己的能力,等长大以后你们的兴趣依旧不减,可以尝试着到H.R.S.M航空局,会有不少厉害的老师在那里等着你。”


 


“是,是这样吗?”


 


鹿丸额角流下一滴汗,千手扉间对他点点头。


 


“那么,今天的课就到此结束。”


 


啪啪啪啪,伴随着鼓掌声还有一阵不明觉厉的“哇哦”声,虽然什么都没听懂孩子们还是向鸣人投去羡慕的眼神。有些孩子甚至站起来向口里的“扉间叔叔”欢呼。


 


窗外的旗木卡卡西看得一脸的懵逼。


 


*《圆滚滚的地球》出自《黑塔利亚》,里面的英吉利和助助是同一个声优,找过英吉利唱的版本,感觉就像是在听助唱一样好羞耻😂
*H.R.S.M就是千手,没错扉间叔叔其实就是在打广告从基础招揽人才2333

评论
热度(415)

© 顾晨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