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晨晞

【带卡】一位恐同直男的终极自白 02

自深深处:

趁着有时间火速更新一下, @木叶成人文学资深写手  太太什么时候更新呀!天天刷太太的lof等得心都碎了,看到太太更新就像恋爱了,看不到太太更新就像失恋了,嘤嘤。春天花会开鸟儿自由自在太太你快回来看到我的爱你快回来,臭不要脸也要大声说 文学太太我爱你啊!

前文点我头像进去看,能点个fo就更好了哎嗨






“卧槽这位孙尚香,你一个射手不要冲在最前面送人头可以吗?尼玛会不会玩游戏呢?”


“草泥马求你挂机行不行,让我们四对五别让我们四对六求你了。”


“You have been slained.”


“Your turret has been destroyed.”


在王者荣耀坑完十把队友后,带土终于心情舒畅的放下了手机,每当他压力过大心情不佳就会把负能量发泄在队友身上,一人搅屎全队团灭,ID早已被王者荣耀的玩家在百度贴吧连挂100贴,然而厚脸皮如带土依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这个竞技游戏里矜矜业业勤勤恳恳的坑着队友,已经让这个游戏的很多玩家一看到队友里有人选孙尚香就抖三抖。


回想起辩论赛后弟弟的男友卡卡西叫住自己说的那番话,带土依然鸡皮疙瘩掉满地。


乔装成阿飞样子的时候带土也算忍耐住对同性接触生理厌恶,回到带土的身份他再也不用掩饰自己恐同直男的真面目,他应了卡卡西的邀,皱眉冷淡的对他说希望卡卡西离他90cm以外说话。卡卡西也觉得很有趣,他作为推理研究会的会长,演绎法那套可是玩得不能再顺溜,带土说阿飞是他弟弟他不认识自己,可他见到自己那一瞬间惊诧的表情可不是装出来的,再结合一些细枝末节,大侦探很快推理出那天和他约会的人就是眼前这位带土。


要说卡卡西自己,那也是闲的没事干,周末泡吧看到一个长得能打九分的帅哥对他说要不要交往看看,从爱升华成性爱,机智的卡卡西一眼就看出这位帅哥在瞎几把说他就只想睡自己,出于对人类的兴趣以及基佬的身体需求他答应了,心态大概也是睡完就拜拜的程度,没想到发展会如此有趣,初次约会阿飞竟然什么都没做,他还拿着个高校物理课本在自己面前学习(卡卡西震惊得咖啡杯都要掉了但他保持了冷静的扑克脸),一路约下来此人也一副无欲无求的神仙姿态,虽然实际上习惯了清静一人的卡卡西还挺喜欢阿飞这样的,想想他出门的时候还在裤兜里揣了几个安全套心升罪恶觉得自己太污秽,说不定阿飞还真的就只想从柏拉图开始谈起呢,直到今天见到了带土,他有一种直接从出题篇翻到解谜篇的恍然大悟感。


原来是这样。


讲道理,他对眼前这位怎么看都恐同的大学同学更感兴趣。礼貌懂事的卡卡西对恐同人士一般保持距离,可带土明明恐同又装成弟弟的样子和自己约会,这让卡卡西骨子里搞事的基因拍打着恶魔翅膀飞上了头顶。


“你好,带土同学,你对弟弟的取向问题了解吗?”卡卡西真诚的说“抱歉刚刚把你误认为阿飞,实际上我是你弟弟的男朋友。”


带土主动把自己和卡卡西的距离挪到了150cm。


卡卡西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我有心事不知该不该讲。”卡卡西苦涩的说“你听阿飞提起过我的事情吗?上次约会的时候他对我的态度很冷淡,和一开始热情的样子实在是差的太远了,带土你了解阿飞吗?他会不会想和我分手?”


带土心里一把火心想我攒了二十来年魔法值的初吻都献祭了你这个基佬还想怎么样,然而卡卡西的下一句话却让带土打了个激灵体温降到了冰点。


“说起来那天和我约会的阿飞,还更像带土你多一些呢?”


再见了,宇智波带土的根骨和节操,永别了,宇智波带土的革命之魂,反抗同性恋的斗士,一个高尚的斗士,一个有道德的斗士,一个纯粹的斗士,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斗士,永远离开了我们,宇智波带土,卒于公元20XX年,永垂不朽。


看着带土生无可恋的表情卡卡西很想扶墙出去笑一会,他依然坚挺的忍住了,给带土留了个台阶“我开玩笑的,带土同学怎么看都对同性恋不感兴趣,怎么会是你呢。”


这话落下让带土舒了一口气。


“卡卡西同学,你不用担心,我尽快与弟弟联系给你一个交代。”带土伟岸光正的对卡卡西说道,冲回家里立刻给弟弟夺命狂call,把在学校遇到的事情全部交代了一遍,希望在同性恋圈子里沉浮数载的阿飞能给他点建议。


“哥,你这要把我马子给把丢了啊!这可万万不能啊!”阿飞哭唧唧的对带土说道“我还没睡到呢!”


带土很想北斗七星连环拳把他揍成天上的星星“那你说怎么办,怎么办?你特么现在给我买张机票回来,这屁股你来擦你哥我不干这事。”


“哥,这可万万不能啊,我这一走我教授要怼死我呢,这样吧我给你出个主意,很简单的,可能就需要哥你牺牲点色相。”


“牺牲色相?”带土抖了三抖。


“卡卡西嫌你不够热情嘛,你热情点不就得了,简单啦!反正吧节操又不值钱,你弟我从奥地利搞个十斤回来送你怎么样?”阿飞愉快的出主意“热情点,骚点,演技upup,懂?”


带土怒摔手机。


摔完了捡起来擦一擦心想别摔坏了不能打农药那就不好了,擦了两下收到老弟的短信说我已经给你约好了明天XX地方见,祝你幸福愉快。


真是日了狗了,带土欲哭无泪,这是背水一战啊,既要为弟弟的马子而战又要为自己的脊梁而战,万一卡卡西真看出他不是阿飞是带土,他这么多年攒下来的节操还有身为一个恐同直男的尊严全部打水漂,人生彻底沦为悲壮的落日夕阳。


带着明天就是我人生最后一天的心情带土温习完课本上床睡觉,早上起床跑到阿飞的房间从他那堆骚包衣服里随便选了一套罩上,对着镜子说了五十遍我是阿飞,深吸了一口气悲壮的踏出了家门。


卡卡西还是一副恬静自然在等他,带土看到卡卡西眼睛一闭心想豁出去了。


今日丢阿飞的节操是为了给带土留节操,他是阿飞,他不要脸!


“宝贝,等很久了吗?”带土单手把卡卡西的腰一揽,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我们走吧。”


实际上,宇宙第一直男宇智波带土此时此刻魂已经飘出身体奔向宇宙了,他被自己的行为雷得外焦内嫩,恨不得把自己和卡卡西都毁灭在这个世界上,这是道德的沦丧这是人性的缺失,基佬的可怕世界正在屈辱的欺凌着他,从澡堂那一缝隙里瞥见那块孤零零躺在地上的肥皂,背后一把大手把赤身裸体的宇智波带土推到了这块肥皂前面。


神啊,快来救救他吧。


“就等了一会。”卡卡西热情的在带土的嘴唇上亲了一下“不打紧。”


失去了第一次后第二次也相继失去,带土觉得已经没什么好害怕的了,他已经金刚般若波罗蜜护体了,再来个十次他也能自暴自弃的坦然接受。


看着带土发青的脸色卡卡西玩心越发重了,其实他平常一直是学校里智慧与正义的象征在推理研究会的会员眼中特别严肃,众人崇拜的偶像,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这么爱玩。


主要还是因为带土又可爱又好玩,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有趣的人?


卡卡西主动和阿飞约在艺术园区,这个地方人少风景好,是约会和约炮的绝佳地点,怎么羞耻路人也不介意,卡卡西主动牵起了带土的手,甜蜜的同性恋气场都能把路人的外套吹翻了,两人缓缓的在路上走,卡卡西时不时往带土身上靠,语言交流全部被身体接触替代。


带土错了,他真的错了,他第一次见到卡卡西的时候以为卡卡西是个寡淡有品位有逼格的0号和一般的妖艳贱货同性恋不一样,原来天下同性恋都特么一样。


全都是!肉食系!


这个世界上没有素食的同性恋!


他要死了真的要死了,唯一庆幸的是卡卡西非常干净,一套素色的衣服整整齐齐,身上也不会涂呛人的香水体温也低,如果一个男人靠过来给他的恶心程度是100分卡西只有30分在碰来碰去搂搂摸摸的过程中不至于被雷得晕过去。


他们散了会步找了个长凳坐下,卡卡西捧着他的脸又趁机吻了起来,带土闭着嘴唇紧紧捍卫自己最后的节操,然而卡卡西温柔的对他说。


“阿飞,张开嘴唇。”


卡卡西温热的舌头伸进来,顶开带土的齿门细细舔弄他的舌苔还有舌头下那些敏感的凸起,带土僵硬的舌头就像随便被调戏的小动物,躺在地上乖乖等撸。


和可怕的同性恋接着吻,带土想起了天国慈祥的爷爷,小时候爷爷还在世的时候,总是坑他说圣诞老人因为非法入侵民宅被逮捕不会给他发礼物的,还坑他说压岁钱的红包里有年兽,必须交给爷爷保管,吓得带土年年一拿到红包就哭着跑去找爷爷,不知道爷爷在天国过得怎么样了,好想爷爷啊,什么时候能去找爷爷?


啊,天国的爷爷,快来接他把他带离这个可怕的世界吧。


最后的一根火柴熄灭了,爷爷怎么还不来带走他?


等卡卡西从他的嘴唇上离开带土心想卧槽我怎么还活着,接下来约会的发生了什么事他已经彻底失忆,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告别卡卡西坐在回家的地铁上。


看着窗外的夕阳,带土深沉而又伤感的轻轻低喃“再见了,宇智波带土的青春……”


而另一边,地铁上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另一个神经病,这位仁兄已经抱着肚子坐在那里笑了至少十分钟,一边笑一边擦泪,一边擦泪还一边自言自语。


“宇智波带土,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345)

© 顾晨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