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晨晞

[带卡]作画师联盟 01

驴克白:

▼火影同人,架空,全员复活

▼宇智波带土×卡卡西

月初文章整理



  (01)


  木叶主街上辟出了一块空地,经过半个月的修造后,成功的改建成了一个画廊,用于展览各种绘画作品。画廊大门旁边竖了一块精心雕琢的木牌,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天堂画廊。这是由木叶娱乐主办的一个单人向的人气投票活动,每位木叶村民都可以直接参与投稿,人气排名的统计完全按照投稿数目来计算。在出入口的左边,放置着一个公布栏,上面显示着最新的人气排名。


  本周人气排名第一的依旧是旗木卡卡西。


  借着买秋刀鱼的名义,宇智波带土经常在这条街上出没,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溜进天堂画廊。在这里,对宇智波带土来说的确是某种意义上的天堂,他可以参观到不同画师带来的大量的优秀作品——不同风格的卡卡西。其中,宇智波带土最喜欢一位笔名为医疗包的画师,这位画师笔下的卡卡西总是能让宇智波带土挪不开眼睛。


  每天早上,宇智波带土都会站在玄关处和卡卡西道别,在确定卡卡西已经平安的到达火影楼之后,宇智波带土会立马收拾东西去往天堂画廊。为了不让人引起注意,他每隔两天就要换一张面具,他认为这样能够完美的将自己伪装起来。

 

  宇智波带土从每天去一次画廊,变成了每天去两次,继而每天三次。有时候,他会撞见鸣人。见了面总得找个招呼,尽管是在这种地方。


  宇智波带土问:“你在这里干吗?”

  鸣人说:“我来看佐助。”

  宇智波带土指着面前的一幅画,问道:“你在这里站了半天了,这是你画的?”

  鸣人连忙摇头:“我不会画画。”


  宇智波带土点点头,暗自庆幸鸣人不会画画,他在心里做了一个假设,以鸣人的多重影分身来算,这绝对是构成人气作弊的最大隐患。假如鸣人想学画画,他必定第一个站出来,将鸣人的这种想法扼杀于摇篮之中。

 

  物不平则鸣,这个画廊很快成为了一个硝烟弥漫的战场,各种质疑的声音不断的从四面八方冒出来,很多人认为这种人气投票根本不公平,公布栏上,每周的人气前三名都是那几个名字。比起毫无悬念的前三名,他们更愿意去猜四五六名。然而,时间一久,他们不得不怀疑主办方在数据方面造假。


  主办方说:“大家冷静,数据是不会骗人的。”

  各路声音说:“真相是可以被人为控制的。”


  为了及时阻止这场战争的发生,主办方负责人想了一个办法,他们放弃了单人向的人气排名,改为情侣人气排名。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主办方负责人依旧为这个仓促而又明智的决定而感到欣慰。


  木叶娱乐主办方宣布不再进行单人向人气排名之后,也就意味着天堂画廊里的作品将被一一撤走。宇智波带土天天跑到木叶娱乐大楼和负责人谈心,他想要买下天堂画廊里所有关于卡卡西的绘画作品,拿来装扮神威空间,但是负责人认为那些画应当退还给那些画师本人。


  宇智波带土说:“我可以免费帮你建造一个新的天堂画廊。”

  负责人说:“那些画我是不会卖给你的,我没有那个权力。”


  宇智波带土说:“我可以免费帮你运送半年里的任何物品。”

  负责人说:“那些画的版权是属于画师本人的。”


  宇智波带土说:“我可以向各大国宣传并推广你以后所有的策划活动。”

  负责人说:“那些画我们会尽快退还给画师本人。”


  人总是有弱点的,然而这位负责人堪称无懈可击。但是,为了进一步美化神威空间,宇智波带土丝毫没有放弃的念头,他抱着势在必得的蛮横态度,越挫越勇。

 

  宇智波带土说:“那你告诉我那些画师的联系方式,我要亲自和她们洽谈。”

  负责人说:“我们有义务对画师本人的隐私进行保密。”

  宇智波带土说:“你知道我是谁吗?”

  负责人简直刀枪不入:“你是谁都没用,这是原则问题。”


  诱惑起不了作用,宇智波带土只好露出本色,他坐在案桌上,快速的扫视了一眼在场的每一位工作人员,他威胁道:“我明天还会再来的。”


  木叶娱乐负责人忍无可忍,怒气冲冲的跑去了火影楼,他将这件事完完整整的上报给了六代目火影。在六代目火影的安抚之下,负责人终于慢慢地平复了心情。


  负责人说:“请您一定要管管宇智波带土,他太无法无天了。”

  六代目火影说:“好的,太难为你了。”

  负责人说:“请您务必秉公处理这件事。”

  六代目火影说:“嘛,这件事带土的确有做得不妥的地方。”


  过了两天,宇智波带土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他打开信封一看,差点激动到热泪盈眶了。这是自前几天他不小心误伤了卡卡西之后,他的双手第一次出现哆嗦。是画师医疗包写给他的信,信中提到,她愿意将她在天堂画廊的所有作品全部免费赠送给宇智波带土。


  为了感谢这位素未谋面但是善良且美丽的画师,宇智波带土决定答谢她,但是,用尽了各种的办法,他始终没有找到有关这位画师的任何踪迹。


  宇智波带土连续几天都待在神威空间里,欣赏那些他好不容易得到的珍藏画作。他再次感叹道,唯有艺术是永恒的。


  当宇智波带土再次出现在木叶主街时,他看见天堂画廊大门口聚满了人群。自从单人向人气排名没有了之后,宇智波带土就对天堂画廊失去了兴趣。所以在这种时刻,他简直难以置信天堂画廊还能聚集这么多的人。


  宇智波带土拎着两条秋刀鱼挤进了人群,他抬头望向高大的公布栏,上面全是他看不懂的“人名”。他问旁边的人:“抱歉打扰一下,请问那个最顶上的,排名第一的卡带是什么意思?”

  对方回答说:“这是六代目大人和宇智波带土的配对。”


  宇智波带土突然又恢复了对天堂画廊的热情,并暗自决定要每天来逛四遍,他的目光继续往下看去,又问:“请问最下面,排名最后面的带卡又是什么意思?”

  对方回答说:“这是宇智波带土和六代目大人的配对。”


  宇智波带土懵懵懂懂的问道:“这两者有区别吗?”

  对方说:“区别可大了。”


  对方滔滔不绝的向宇智波带土讲解了这两个配对的区别,宇智波带土从似懂非懂到目瞪口呆,最后变成了愤怒和无法接受。更让宇智波带土感到震惊的是,在天堂画廊里面,最显眼的位置上摆放着大量画师医疗包的作品——全是卡带。


  看着作品数寥寥无几的带卡,宇智波带土失望极了,他决定反击,他发誓要将带卡推上第一,因为那才是事实。反击的第一步是他必须快速的学会作画。


  宇智波带土思来想去,最后找到卡卡西的学生,木叶公认的画师佐井,他决定跟着佐井学作画。


  佐井早在五年前就开设了教学课堂,并且购置了一处房子当做私人画室,地点正好在天堂画廊后面的八百米处。宇智波带土跟在佐井的身后,耐心地听着各种艺术起源,在一条长长的走廊上挂满了作品,宇智波带土好奇的左右打量,他暗喜自己找对了人,高兴之余,他立马交了五年的学费。


  佐井说:“您是我第九十九个学生。”

  宇智波带土说:“那你就叫我九十九好了。对了,千万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特别是卡卡西。”

  佐井说:“放心吧,来这里的人都是这样说的。”

  宇智波带土说:“这里应该很秘密很安全吧?”

  佐井说:“当然,一个画室里最多只有三个学生。”

  宇智波带土说:“这样更好不过了。”


  两人在一间房门前停住了,画室门上的木牌上刻着66,宇智波带土很满意这个房号。


  佐井说:“您以后就在这间画室吧,这里刚好缺一个人。”

  宇智波带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的伟大计划都将在这里得以实现,不出几个月,木叶所有的人,都会亲眼目睹带卡的投稿数将以不可阻挡的数量彻底碾压卡带。


  推开画室门的那一瞬间,宇智波带土怔住了。画室里坐着两个人,尽管是背对着他,但他依然立马生出了不祥的预感。

  那两个人齐齐回过头,手中还握着铅笔。

  “琳。”宇智波带土张了张嘴,他发现自己还没握笔,身体倒是先变笨拙了:“止水你,你也在。”

  琳和止水各自将画板猛然拍倒在地:“……那个,带土,早,早上好。”


  气氛僵硬了,空气凝固了。


  佐井微笑着问道:“您认识吗?这两位分别是二号和十九号。”

  没人回答。


  突然,三个学生都慌了。

 

 


评论
热度(56)
  1. 死在智商上擅用我们 转载了此文字
  2. 顾晨晞擅用我们 转载了此文字

© 顾晨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