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晨晞

【佐鸣/短篇】隔壁坑位是女神肿么破 上(女装攻)

小丸子冲锋号:

女装攻。 中上 →中下

我们的目标是:搞事!搞事!搞事!

唉……反正就是发不出……放弃了

为了给观看者一个具体点的印象来想象,临时找来了这个→攻君的·美少女战士版黑长直小短裙(侵删致歉)

 

#试问与女神进同一个卫生间的疼痛#

#试问目睹女神从裙下掏凶器的恐惧#

#试问吾与女神孰大,答:弗如远甚也# 

 

——————————————————————

自认一生可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来概括的宇宙直男漩涡鸣人,坦白来说,其实一直都有一个gaygay的小秘密:

试问奥特曼与铠甲勇士孰帅?

美少女战士。

试问高达与网球王子孰强?

美少女战士。

试问超人与蝙蝠侠孰臀翘(???)?

美少女战士。

是的。在进入初中,周围的小伙伴们都开始用大人的语气怀念小时候看的动画片时,漩涡鸣人的相关知识储备就只有寥寥一个“美少女战士”库。从漫画到动画,从水星到火星,从月野兔到地场卫,若是有论题研究哪个美少女战士最女神最有魅力,鸣人自认由他出马全场辣鸡。

然而……正经的男孩子并不聊这个啊!

有话直说的鸣人就此遭遇了人生第一个重大的挫折:被同样幼稚的初中生们幼稚地排挤了。初中三年,高中两年,鸣人至今还未洗脱掉自己背上的种种标签:“喜欢看美少女战士的男生!”“读幼稚园时扎了两个羊角辫的男生!”“初恋听说是男生的男生!”。当然,最令人悲痛的一点还是:这都是事实,无话反驳。

好在鸣人是个十分坚强乐观的孩子,虽然无人问津地长在不起眼的街角,但还是十分坚强地长得试与电线杆一较弯直。

比如最近他就满怀自信地向自己的小伙伴倾诉:自己终于经历人生中的第二次动心了。而且对方是一个颜正!肤白!腿长!活好(啊呸)!漂亮到要削膝盖供奉的黑长直大女神。

说到这里,被倾诉的小伙伴奈良鹿丸不得不插播一句:鉴于鸣人在幼儿园时期就有本事把一个正儿八经的小男孩当做女神热烈追求了整一年的光辉历史,要试图信任这样的眼神实在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他很坦诚地给了鸣人一个直击心灵的诘问:“你是因为她的肤白貌美动心,还是因为她穿了你女神的超短裙才动的心?”

“……”鸣人发现自己竟给不出一个答案,只好憋着气装似乎很有道理的大牛,“因为女神的超短裙产生的第一好感,因为她出现在了我的三次元而拥有了爱的实体!你知道吗?次元大神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鹿丸捏了捏鼻梁,把鸣人掏空小青蛙钱包从校园摄影部里买来的女神舞台照还给他,转头就走,边走边嘟囔:“为什么我要自甘制杖?”

虽然被智商担当的小伙伴质问了,可是……这不是少女漫的一贯套路吗?虽然只看少年jump,但偶尔也在书店里翻过几本甜甜蜜蜜“一起推自行车回家”“下雨天在楼下大喊你名字”“在夕阳樱花树下红着脸对视”“举刀相杀之时也要眼神相爱”“不停不停不停地向你奔跑”“不断不断不断地说出你的名字”漫画(喂(#`O′)!这不只几本吧?)的宇直少年鸣人躺在床上苦苦思索。

第一次去心仪的大学参观成立周年活动彩排的时候,就被舞台上穿着女神衣服的漂亮女孩俘获了心神,不只掏空了钱包,还在正式表演前的一个月里茶饭不思,掏空了心神和肾,闭上眼睛是她的长发,睁开眼睛是她冷淡的侧脸,像这样的喜欢……听上去就和漫画里戴着眼镜只能在背后偷偷注视的小胖子路人一样。

鸣人叹了一口气,翻过身,又举起了枕头上的女神照片:在很多美少女战士之中显得异常冷淡的她,只有侧面出现在照片中的她,微微皱眉就像对这样热闹的场面感到不适的她。这是漫画中那个孤僻、冷淡、不喜欢人群的火野丽,而不是动画中那个吵吵闹闹和火一样性格热烈的火野丽。是第一眼看见就决定把奥特曼和超人抛到脑后,把所有的零花钱都用来买她的手办,在餐桌上大声地宣布要和她结婚的动漫人物。

而现在,她出现在了可以真正相见、说话与触碰的现实世界。

“发生什么事了吗?”在再一次拒绝最喜欢的拉面之后,波风水门走进了房间,坐在床边温和地问他。

“是有喜欢的女孩了呀?”他拿起枕头上的照片,肯定地点头,“很漂亮!”

“可她又不会喜欢我。”把脸埋在枕头下面,鸣人沮丧地嘟哝。

“你不是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而受到打击的小孩吧?”水门十分了然地说道,“到底怎么啦?”

“我……”见找借口不成,鸣人从床上爬起来,郑重其事地向父亲征询人生的重要意见,“我不知道我是因为什么才喜欢的她。如果用这样连自己也搞不清楚纯不纯粹的感情去向她表白,那不就和之前很多事情一样乱七八糟,最后也会稀里糊涂地结束了吗?”

“怎么会不纯粹呢?”水门揉了揉他的乱糟糟的头发,“至少在我看来,你的这份感情一定十分纯粹哦。”

“为什么?”

水门微微一笑,从师父那里继承来的神棍气息一涌而出:“因为……”

“你是只看脸就能跪的天秤座呀。”

鸣人:“……”

“那个女孩是狮子座吧?”照片的后头写了身高、体重、星座诸如此类的小道消息,水门向他比了个肯定的拇指,“听说狮子座和天秤座适配度很高哦。”

“……我要告诉妈妈你偷藏小黄书。”鸣人面无表情地往外走。

“不要啊!”水门惨叫着拖住他,“我那是为了支持自来也老师的事业!”

“那你帮不帮我?”

“帮帮帮……”

鸣人伸出了手。

水门艰难地从每月的标准配额中数出了几张小面额。

漩涡家成天笑容甜度百分百的向日葵系小孩又回来了。鸣人哼着歌下楼去吃拉面,留下子控的老父亲在寒风中一边被萌得发颤一边落下了“吾儿成长伤透我的心”的辛酸泪。

 

上仁大学是木叶市里排名最高的综合类大学,并且作为常年向外输出zheng界高层人物和基层干部的人才基地而在全国都声名显赫,像鸣人的父亲——现任木叶市市长,鸣人的母亲——木叶市副处级干部,还有诸多亲戚、老师都是走下仁小学——中仁中学——上仁大学的路子迈入的光辉前途。

而生活在这样背景之下,备受期待而生的小辈漩涡鸣人,却显然并未展露出先辈的学习天赋。虽然一心想要考上上仁大学给那群看不起自己的人瞧瞧,但实际情况却是自己无论如何也过不了数理化生的天堑,更别说善用五·三这种神器了。在高三来临之际,一直以来都很乐观自信的鸣人也陷入了和同级生一样的沮丧与自我怀疑之中,为此,一向认为“宝贝儿子做人开心就好”的开明父母特意请假,带鸣人去参观了上仁大学的周年校庆排练。

他们本来是这么想的:鉴于上仁大学那股贯穿百年“一到校庆就发癫”的治校精神,还不知道今年又要作哪种“男默女泪”的妖哟。说不定看完之后,鸣人就不会这么固执地想要考进去了呢?

而其结果却是残酷的!是残忍的!是惨绝人寰的!

当天回到家后,把所有买照片剩下的零花钱都掏出来摆在桌上的鸣人,坐在餐桌前郑重其事地宣布:“我不要为市级干部之崛起而读书啦!”

水门和玖辛奈欣慰点头。

“我要为了一生的幸福而读书!”鸣人握紧拳头。

他把零花钱推到他们面前,土下座:“请把这些钱都用来替我买教辅书!”

一心想说服儿子不要揽这么高难度瓷器活的夫妻俩:“……”

但至少多了一个能吸引注意的想法也是好的。水门和玖辛奈私底下合计,那个压轴节目《美少女战士舞台剧》里出现的孩子的确也长得很好看,很白净,很乖巧也很眼熟嘛(???),有他们俩在背后把关,也不至于发生什么自家养的小白猪欺负别人家的小白菜,或者别人家的小白菜反过来拱坏自家小白猪的悲剧,而且有了爱情上情窦初开的这一小目标,鸣人也就不会再陷入之前那种叫人看着都心疼的备考忧郁期了,实在是一举多得的好主意。所以还在鸣人沉浸于扯花瓣“我爱她还是爱女神”的心路纠结中的时候,他的家长早已为他的追求爱情之旅铺开了沥青路,随时预备一路绿灯通行了。

离正式演出越来越近了,也就是说,向女神袒露自己心声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鸣人很明显地出现了焦虑、紧张、情绪时起时落的“告白前症状”,并且为了不辜负这一个月的思念与思考,鸣人也很努力地让自己拥有一个完美的计划,而不是落入直接冲上去说“我喜欢你”再被直接拒绝赶走的下场。说起具体的表白流程,他是这么写在日记里的:

买花→钱都用来买照片和教辅书了→又有钱了→买花→在表演结束后去找她→最好能在僻静的地方,免得她不好意思→表白→一起去买教辅书

时刻关心进展的水门:“……”回想起他当年对鸣人的妈妈一见倾心,一击即中,一次定终生的快、准、狠,实在是有种深深感慨基因真奇妙的叹息。

就像大蛇丸曾评价的:“除了头发、眼睛,和性别,其余全都像母亲。”

甜蜜的烦恼啊!水门捂心。

接着就到了表白,啊不,表演的当天。

即使大咧咧如鸣人,在人生第一次表白的时候也颇有几分羞涩,没有选择店员大力推荐的红玫瑰,而是选了像他头发颜色那样灿烂的太阳花,在表演开始的时候,也没有为了近距离地观赏女神的表演而专门跑去最前排。

漂亮!鸣人在很后面的位置眼睛亮晶晶。真的好漂亮!虽然穿了很短的超短裙,露出了白皙、笔直却并不缺乏力度的双腿,但也没有让人觉得se情的意味,反而和柔顺的及腰黑发、漂亮的五官、冷淡的表情一起,构成了连远看都觉得不可亵渎的高冷氛围。鸣人拼命地想着赞美之词。露肩的小上衣是很可爱的样式,胸前大大的蝴蝶结也掩盖了胸部贫瘠的唯一缺点,更别说白色的过肘手套,高贵得就像城堡里的公主一样。而其他的美少女战士虽然也有几分可爱,却也有些说不出的怪异,就连主角月野兔的扮演者也无法抢走半分喜欢往角落靠的女神风头。全场的男生们都是为了她而欢呼兴奋的,在现场能很清楚地体会到这件事。

还未等主持人来谢幕,鸣人就飞快地往后台跑去,并在这样的过程中发现了不少带着明显更昂贵、精心礼物的同行者。他努力地加快步伐,也很好运地选择对了更短的路线,直到看见那个站在活动场馆的后门外,打算离开的身影为止。

他几步冲上去,因为过于激动向她伸出的花束都差点戳到了女神的脸上,他闭着眼睛,握住花束缎带的双手都在发着抖,“我、我喜欢你!”他的心脏从胸腔里跳了出来,一路挤进喉咙,“可以、可以和我交往吗?”

这是比预想中更好的情况了:周围还没有什么人过来,花朵也还没有被夏天的温度蒸得萎靡,自己也没有咬到舌头,有好好地表达清楚了意思。

“不。”

她的声音也很好听,很冷淡,就像此时此刻她居高临下投过来的眼神一样冰冷。

她没有丝毫接过花束或继续对话的意思,只转头就走:“不要跟过来。”

 

如果不算幼儿园时那些幼稚的“喜欢”,这就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郑重其事的表白了。

并且,失败了。

他可以像每一次拿到成绩单时那样,握着拳头给自己打气:“还有下一次!”“下一次就一定会好了!”“不做到绝不放弃!”,也可以像妈妈看的电视剧中的人物,锲而不舍地表达真意,说不定会被当做纠缠的变态讨厌,但也有被自己的努力打动的可能性。而且自己也早就想过她会是个如外表一样冷淡的女生,对自己这种还在读高中的小男孩可能完全不感兴趣,这个结果也没有超过自己的预想。

只是现在还不可以。

因为才过去五分钟不到,才被冷酷地拒绝,连询问名字这样的成就都没有达到就被拒绝,才过去这么短的时间。

鸣人特意绕到一栋偏僻建筑的厕所里,就这样难过地蹲了下来。太阳花金灿灿的花瓣也全都耷拉下去了,现在出现的黄色一点都不动人。

再消沉一下下就好了,他扁了扁嘴站起来,自己很快就会“雨过天晴”了,他把花束放到便池上方,只要一小会儿,他就可以重新燃起决心与力量了,他吸了吸鼻子,打开了裤子的纽扣。

一阵“哒哒哒”的声音从远及近地传了过来。虽然不合时宜,但鸣人还是有些纳闷地想,以他多年在公共厕所练就的听力,这个脚步声好像有略微、稍稍、些许的不对劲。

他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

就是因为在厕所中多看了这么一眼,他扭着自己差点脱臼的脖子和下巴,后悔了整整半年。

当然不对劲了。鸣人眼睁睁地看着来人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

因为“他”还是“她”穿着高跟鞋啊!

五分钟前刚拒绝了他的表白,五分钟内他还在心心念念的女神,就这么迈着她那两条夺目的大长腿,以一股将军的豪迈气场踩着高跟鞋,一路来到了他的隔壁便池前。

鸣人感觉自己的下巴光一个可能不够掉了。——悔不当初不吃胖啊!

一定是自己走错了厕所,他在心里拼命打自己,都怪自己一下那么消沉,连厕所上“男”“女”的字都分不清了。还好还没来得及拉下裤拉链。

这下可好,本来就是女神心中莫名其妙过去表白的小男生,现在更成了进女厕所的大变态。鸣人欲哭无泪,拼命动用自己所剩无几还在活动的脑细胞组织语言。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嗯?”像是这时候才意识到了旁边这个人的存在,他的女神轻轻地往他这边瞥了一眼,一边撩起了小短裙的裙摆……

鸣人:“……”

我!的!天!

试问此时他的眼睛与青蛙眼谁鼓得更大?

愧不敢当尔。

鸣人在怒吼!鸣人在咆哮!鸣人在无语问苍天!

怎么能这样呢?他感到自己的眼眶里已经盈满了泪水。

不光要近距离目睹自己女神从裙底之下掏出大XX的惊天大咪咪!还要切身领悟自己竟有朝一日在女神面前“拿不出手”的痛苦与屈辱!

“啊,你是——”看来他的确在女神心中留下了印象,女神皱了皱眉,显然已经认出了他。

大概也同样感受到了当下这个局面的重度尴尬,“火野丽”,不对,应该说是男版“火野丽”有些不适地掩嘴咳了声——鸣人再一次撕心裂肺地感受到了“看上半身想跪,看下半身也想跪”的精分之痛。

“你……”

“我……”鸣人同样沉重地发声。

女神伸了伸手,示意他先说。

“我……”鸣人失魂落魄,手还放在裤裆的拉链上欲拉不拉,“还没有收到你的答复。”

女神显然被他这股锲而不舍的精神深深地打动了,在用惊异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之后,郑重其事地回复:“抱歉……就像你看到的,因为……”我是男生。

“因为……”鸣人还在恍惚之中,“我是男孩?”

女神语气更踟蹰了,“就算你是女孩,我也……”

鸣人悲痛地点了点头,也不看他,只看着便池低头沮丧,“原来……你搞基。”

他复而又难过地闭着眼睛摇了摇头,“然而……我不搞基。”

尴尬。

十分尴尬。

全世界都弥漫着尴尬。

女神看来实在受不了了,连俊秀的小脸都开始发白,他把裙子放下去,转身正式地面对鸣人,语气凝重,“我……是你隔壁班的同学啊。”

光天化日之下一道霹雳砸中鸣人头顶。不知道是哪个词终于激起了他慢成树懒的反射弧,鸣人突然灵光一现:“你是……”他全身都开始发起抖了,“宇智波佐助???”

不仅被同校同级生遇上了自己穿女装的场面,还被他当做女生表白,最后还被打上了“搞基”烙印的知名高冷校草宇智波佐助,感觉自己可能遇上了迄今为止的人生最大难题,甚至被亲生哥哥连哄带骗地叫来代替他扮演美少女战士都没有这么“地狱模式”。

他按住额头,缓缓、缓缓,又沉重地点了点头。


评论
热度(303)

© 顾晨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