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晨晞

【鸣佐】幼稚就是和你在一起02

若何refresh:

  前文点头像,有bug请提出~

  

  02幼稚就是历尽万难也要找到你

  

  漩涡鸣人三小时的人生亮起来以后,他就经历了一段惨痛的离别。出院后的整整三个月,他的生活就是在吃奶,睡觉,被换尿布,吃奶,睡觉,被换尿布。而且他一点也不想吐槽玖辛奈的奶真的是一点味道都没有,他很想问问佐助看美琴妈妈的奶有味道吗?是甜的吗?

  

  喔,他忘了他家佐助根本就完全拒绝喝奶。

  

  某天水门回来的时候跟玖辛奈唧唧歪歪了一会儿,鸣人在摇篮里被摇得将近昏迷,一听他爹聊到今天又去跟富岳喝小酒去,就整个精神了起来。水门说问到他家儿子的情况,富岳说他家儿子还是不肯喝美琴的奶,只肯喝奶粉冲的,还有就是番茄味的蔬菜米糊。富岳还担心地说,佐助不肯喝母乳,会不会缺什么营养,大脑发育不好,以后会不会比鸣人笨。

  

  水门就哈哈大笑,拍拍富岳的肩膀说,不会的,你家佐助不走寻常路啊,以后必成大器哇,真的。

  

  富岳翻了个白眼说,哦,那承你吉言。

  

  说到这儿水门借着酒劲大笑起来,也不知道笑的啥。鸣人憋笑憋得辛苦,一听他爹魔性的笑声,一下子没憋住,也跟着大笑起来。

  

  当然,在玖辛奈和水门听来,就是小婴儿那种咯咯咯的清脆笑声。

  

  “哎水门!鸣人笑了!”玖辛奈扑到摇篮边上,伸手去捏鸣人的脸蛋。鸣人十分受用,他也特喜欢从这个角度看他爹妈,前世没看过,这会儿看了个够。

  

  他爹好不容易止住笑声,鸣人也跟着停下来。玖辛奈又捏了捏鸣人的脸蛋,说怎么不笑了,水门你再笑个听听?

  

  水门半睁着眼睛,浑身酒气往鸣人身上一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鸣人面无表情盯着水门的大嘴想,佐助说他智障还真不能怪他,都是遗传的。

  

  水门大着嗓子笑了好久,鸣人仍然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两双蓝蓝的大小眼瞪了一会儿,水门抬起头说:“老婆,这货瞪我。”

  

  玖辛奈拍了他一巴掌:“都是你吓的。”然后抱起鸣人晃了晃,“我估计鸣人是听到了某个词才笑的,咱们来把那个词找出来。”

  

  水门举双手双脚表示同意。鸣人脑筋一转,要想听到更多佐助的信息,只有这个机会了!

  

  于是他妈和他爹用了十分钟,发现他们儿子一听到“佐助”这个词就咯咯大笑。他们觉得很新奇,很开心,开心地先give me five,再互相把对方抱起来扔到床上。鸣人对他妈妈的臂力又有了新的认识,从头到脚打了个颤。

  

  水门和玖辛奈疯够了,又回头来逗孩子。他们用“佐助”这个词逗了鸣人整整十分钟。

  

  “佐助!”

  

  “咯咯咯咯咯咯!”

  

  “佐助!”

  

  “咯咯咯咯咯咯!”

  

  仿佛他们儿子叫佐助似的。

  

  到后来鸣人笑得直翻白眼,为了装开心也不是省力的事儿啊,让你整整假笑十分钟试试?

  

  玖辛奈逗孩子逗累了,拍拍鸣人让他睡觉,踢了一脚水门让他去洗澡。水门酒劲儿还没过去,叉着腰就到客厅里去打电话给富岳了,说是要告诉他这件奇事。不一会儿,伸了个头进来跟玖辛奈说,美琴请他俩这周末带上孩子去他家玩儿。

  

  鸣人听见,马上就不翻白眼了,他已经三个月没有见过佐助了,心里激动得泪流满面。佐助啊佐助,我假笑了一晚上差点笑断气,终于争取到机会见你了!

  

  再说佐助那边。居酒屋离宇智波家远一些。富岳回到家的时候,美琴正轻轻摇着摇篮哄佐助睡觉。佐助躺在摇篮里的没睡着的时候基本都在装睡,顺便思考人生,例如一些我是谁我在哪的问题,以及怎样才能跟鸣人见面。他已经很久没跟人说话了,饶是他都觉得憋屈,不知道鸣人那家伙有没有憋出病来。

  

  富岳前脚刚踏进家门,就接到了水门的电话。有什么事不能刚才说吗!他愤怒地按下接听键,一边听一边走进房里看儿子。应了两句,美琴小声问他谁的电话,他捂着话筒说:“水门。”

  

  “他怎么了?”

  

  富岳忽略话筒里人还在发酒疯,跟美琴说:“水门跟我说他们家那个鸣人,一听见佐助的名字就笑。”

  

  美琴捂着嘴笑起来,想到两家也很久没见了,说不如这个周末邀他们过来吃饭。富岳就跟水门约时间去了。

  

  装睡的佐助心里明白这完全是鸣人的计策,虽然还是很蠢,但是至少间接给两人造成了见面的机会。他盯着天花板,心里实在不是很想承认,他还真的挺想念鸣人的,哪怕现在的鸣人就是个奶球,啥都不能干。

  

  ……说得他不是奶球似的。

  

  美琴摇着摇着摇篮,突然发现佐助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她只当富岳回来吵醒了他,一下子玩心起来了,凑着佐助就叫了一句:

  

  “鸣人!”

  

  啥……?

  

  佐助几乎石化掉。

  

  EXM??因为鸣人听见“佐助”会笑,所以我听见“鸣人”也要笑是吗??……慢着,如果这个时候不笑,是不是会被认为他不喜欢鸣人,会不会两个人就见不到面了?

  

  他吞了吞口水,干巴巴地张开嘴,无比尴尬地笑了两声。

  

  “哈……哈哈……”

  

  美琴却一个大跳蹦起来。她生的这个孩子,别说笑了,平时连个表情都没有,吃奶睡觉换尿布完全不带表情,这个时候居然笑了?!她鞋都没穿,直接冲进浴室把富岳从浴缸里拖出来,指着佐助说:

  

  “佐、佐助笑了!”

  

  “啥!”

  

  富岳大惊,手上的香皂一扔,凑过来看。美琴也凑过来,轻轻喊了一声:

  

  “鸣人!”

  

  佐助有些不是很想活了,他生无可恋地想,为什么我要给自己挖个坑跳下去。

  

  想是这么想,他还是张开嘴干巴巴地笑了两声。

  

  没办法,都装开头了,就装到最后吧。宇智波佐助,你可以的。

  

  然后他就被光着身子的他爸和他喜出望外就差跳舞的娘亲用“鸣人”这个词逗了整整十分钟。

  

  他一边干笑一边想,漩涡鸣人,都是你个傻逼,发明了个什么垃圾方法。跟你没完。

  

  (ฅ´ω`ฅ)

  

  我一见你就笑,你那偏偏风采太美妙

  

  章末词提供: @别天神 

  


评论
热度(162)
  1. 琉歌关若何何何_记得看我简介 转载了此文字
  2. 顾晨晞关若何何何_记得看我简介 转载了此文字

© 顾晨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