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晨晞

非梦似梦

柒月初七:

当高岭之花因陀罗在梦里遇上狂霸拽酷炫斑爷⋯⋯
脑洞是承接上篇文,嗯,大家要相信我,其实这一篇也是很甜哒

CP柱斑修因,一发完

前篇:似梦非梦

———————————————————————————————

没有人知道,大筒木因陀罗的视力一直在恶化,当然,并不是说真的濒临失明,而是恢复的速度跟不上损耗。说到底,近似永恒的万花筒写轮眼,仍旧不是真正的永恒万花筒,而作为敌人的大筒木阿修罗,也的确无愧于他能与大筒木因陀罗比肩的力量。

这三年来持续不断的战斗,大筒木因陀罗也是耗费无数精力。父亲已经去世,叔叔远避于月球,他很清楚这世上能与他一战的唯有阿修罗,可却没有想过阿修罗会让他如此棘手。

大、筒、木、阿、修、罗⋯⋯他在心底默念这个名字,写轮眼无意识的转动,从幼年时第一次睁开眼将弟弟的模样印入眼中,到上个月两人刚刚结束的那场战斗,二十多年间积累下来的影像一一闪过。天生的三勾玉写轮眼最大的好处,莫过于,重要的记忆他永恒都不会遗忘。

阿修罗对他微笑的模样,阿修罗持刀与他对峙的模样,其实都没什么不好。大筒木因陀罗在内心笑了起来,他的弟弟长大了,终于学会了不再亦步亦趋的跟随在他身后,而敢于坚持自己的信念。

可阿修罗是错的。

大筒木因陀罗漠然的想着,阿修罗是错的。单纯保护着他人,相信着他人,往往会造成更大的悲剧。人心易变,贪婪与欲望皆为原罪,人心若是信得过,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背离、那么多的背叛?与其盲目的信任,倒不如,以绝对的力量掌控着一切。无人敢反抗他,自然也无人敢违背他的命令,这样的和平有什么不好?

弱者服从强者,如此简单直白的道理,无可质疑。

失去父亲的忍宗在他算不得什么,真正的阻碍只有阿修罗一人。

“怎么?又在想你弟弟的事?”声音从河对岸传来,浓密的雾气仍旧笼罩在南贺川上,即使大筒木因陀罗的写轮眼也无法透过这雾看清对岸的人。

这是在梦里,却又不是梦。

这个仿若梦境的世界连通了两个完全陌生的人,他们不能穿过南贺川,河流上的浓雾经久不散。大筒木因陀罗和对方认识有半年,彼此却连名字也没有交换过,交流也并不多。

“你有个和你对着来的弟弟还真倒霉。不说我弟弟多乖了,就算那家伙的弟弟也不敢真和他作对的。”

大筒木因陀罗觉得奇怪,往日他们可以在梦境里一直沉默到他醒来,“你今天话真多。”

对岸停顿了一会儿,随即传来了一阵阵笑声,说不清其中蕴含的是什么样的感情,他笑够了之后才道,“我今天刚知道一个最大的笑话。”

大筒木因陀罗没有接话。

“那家伙死了。”对岸的人也并没有想要得到什么回应,自顾自的说了下去,“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竟然说什么旧伤复发,重伤不治⋯⋯那样的家伙,竟然是因为这种荒谬的理由死的,我认识他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笑话。”

大筒木因陀罗终于正了脸色,在为数不多的交谈中,他知道对方有个非常重要的人,虽然从不提名字,只用很亲昵又带着微妙的恨铁不成钢的“那家伙”代替。而现在,那人死了?

“你似乎并不惊讶。”

“有什么可惊讶的,那家伙病了一年,迟早的事。”对岸的人冷冷道,“我只是没想到,他竟然真的会就这样抛下木叶去死。”

“你在伤心。”

“那家伙的弟弟太碍事了,本来念着旧情还想去送他最后一程,结果却根本不能靠近木叶的范围。”

“你在难过。”

“那家伙既然自己找死,当初拦着我又是做什么,现在他死了也挺好,方便我了。”

“你根本没觉得哪里好。”

好一阵的沉默后,对岸的人似乎是气急败坏的挤出了一句,“你平日不都是在当哑巴吗?!”

大筒木因陀罗说的很直白,“被我说中内心的想法,很不愿意听吗?”

对岸的人嗤笑一声,“你以为我今晚是在对你诉苦吗?不,当然不是。我承认,那家伙的死不在我的预料中,至少我没有想过他真的会死这么早。可这又有什么?当我决定离开的时候,我就没指望过我和他之间还能有什么别的结局。”

“可你仍旧不甘心。”大筒木因陀罗淡淡指出,“你不甘心和他背道而驰。”

“我当然不甘心,我怎么可能甘心?!”对岸的人近乎咬牙切齿的道,“我虽然从来没想过以那家伙的性格会认同我的选择,可他顽固的守在方寸之地还不惜为此动手杀我,我没被他气死就算我脾气好了。”

大筒木因陀罗稍显惊讶,“他杀了你?”

“死遁罢了。”

“你并不生气他这么对你。”

对岸的人冷笑,“我只气他为了一群无关紧要的人杀我,到最后,那些被他救下的人,只会将他的理想本末倒置,他一生的心血都耗费在这些人身上,真是浪费。”

大筒木因陀罗从未想过,他和对岸那人的想法竟会如此接近。他对阿修罗的决定何尝不是生气,生气阿修罗选择那些无关紧要的人,那些并不值得的人。

“不过说到底,是我逼他的。”对岸的人声音平静下来,“是我逼他的,要么杀了我,要么看着我杀了那些人,我明知道他会选什么,却还是逼他。”

大筒木因陀罗问道,“如果他不杀你,你真的会杀那些人吗?”

“我会。”对岸的人道,“既然舍弃了,我就不会回头,只要是我的阻碍,我就一个都不会放过。”

“我也会,既然道不同,那就只能让他们去死。”大筒木因陀罗神情愈发冷漠,他沉默一会儿后,道,“我们竟然如此相似。”

“你的弟弟也和那家伙一样?”

“或许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大筒木因陀罗摇摇头,最后竟是笑了,“到底,太天真,是我当年宠坏了他。”

忽然想起三年前,他刚离开忍宗不久,阿修罗避开了所有人,独自来找他。那天的夜深沉的没有丝毫光亮,阿修罗用快哭的神情看着他,求他跟他回去,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就总是对阿修罗心软,只要阿修罗求他,不管是什么事,他一定会答应。

只有那一次,他拒绝了阿修罗,毫不犹豫、毫不迟疑的拒绝了。

他已经选择了离开,就再也回不去了。

那晚阿修罗痛苦的神情,他仍历历在目,分明他是最见不得阿修罗难过的,可三年了,他却还是对阿修罗步步紧逼,逼他做选择,更是逼自己做选择。

对岸的人仿佛想到了什么,道,“天真?或许更意味着残忍。”

“那也无所谓,自己选择的路,哪怕是死也要自己走下去,我是这样,阿修罗也是这样。”大筒木因陀罗道,“再残忍的未来也比不过现在。”

对岸的人不置可否,“是吗?你这话说得太早,我经历过太多,未来总能比你想象的更惨淡。”

在那一刻,大筒木因陀罗是不相信这句话的。

梦境渐渐变得虚无,这是他将来醒来的征兆,意识模糊起来,将醒未醒的那一刻,笼罩南贺川的浓雾忽然散去,他隐约瞧见了对岸那人的模样,却并不真切,醒来之后竟也记不起来。

他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一直到两天后的雨夜,他被大筒木阿修罗一刀贯心,无力的倒在弟弟怀里,他才从自己的写轮眼中窥见了答案。梦境中散去浓雾之后,对岸的人有着一头漂亮的黑长炸,姣好的脸庞与他有七分相似,一只写轮眼熠熠生辉,另一只却暗淡无光。

于是他在这一刻,才终于恍然,明晰了更惨淡的未来是什么。

可他不能拒绝。

“阿修罗,这还不是结局⋯⋯我的查克拉会继续转生⋯⋯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能够与你回到曾经,即使未来无数次转生的结局仿佛早已奠定,他仍旧不信,仍旧要试。

艳丽的万花筒写轮眼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大筒木阿修罗苍白茫然的面孔直到视线模糊,他的意识沉入黑暗冰冷的深渊,却并不绝望。

阿修罗,下一世再见,他们之间的纠缠,还远远没有结束。

评论
热度(339)

© 顾晨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