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晨晞

✖️二次方

栗酒:



这么说可能有点拗口,但是宇智波带土的第二人格确实在跟旗木卡卡西的第二人格处对象。

不过要是两个人精分凑一桌麻将玩玩倒还好,可惜娱乐项目有偏差,每周日早晨两人双双醒在同一张床上,而死对头依偎在自己怀里,画面不要太美。

“你的第二人格是禽兽吗?放在孤岛上二十年的那种。”

卡卡西抿了抿口罩下红肿的嘴唇,同时把围巾多绕了一圈,遮住脖子上惨不忍睹的痕迹。

卡卡西面前摆的咖啡还没喝一口,而带土的草莓慕斯已经消失了一半。这是周日早晨咖啡店平常的一幕。

“他俩谁主动的还不一定。”即使有糖分的安抚,带土整个人依然冒着黑气。

“你知道我身上的印子在哪吗?”带土没有任何起伏的语调让人瘆得慌。

隔着口罩看到卡卡西脸色一变。





“上次真是非常抱歉,带土先生。”

斯坎儿挠挠头,语气颇为诚恳。如果不知道他干了些什么,冲这态度也会马上原谅他。

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

带土仔细打量桌子对面的棕发男人,从发梢到指尖,柔和的眼神,上翘的嘴角,一点也不像。

卡卡西的脸上要是能出现这样的表情,哪怕一秒,他宇智波带土,甘愿从此跟卡卡西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不,化干戈为玉帛,踏上友谊的小船。

而实际上这确实是卡卡西的脸,眉毛眼睛鼻子嘴,还有下巴上那颗小小的痣,带土从前还笑说卡卡西浑身的黑色素都集中到这颗痣上面了,所以其他地方特别白。

卡卡西回敬说带土所有智商都集中消耗在做梦的时候了,所以其他时候特别傻。

然后等带土快要发作时把自己的笔记本丢给他,再附赠一句“我的对手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的”。

再后来两人开公司彻底成死对头。

卡卡西那时候嘴可毒,开口就能把带土引爆,不过也多亏这么个对手在,带土一路跟着,就连精分都这么同步。

所以说啊,卡卡西怎么会用这么客气的口吻跟他说话。

像是肯定自己的结论,带土甚至点了点头。

“拜托你们俩玩的时候注意一下尺度,我后背上都被掐出刺青了,那么大一片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对不起嘛,因为阿飞他太…”斯坎儿脸有点红,带土连忙打住他,否则接下来就是空手套小黄文。

“带土先生跟阿飞一点也不像呢,明明是同一张脸。”

斯坎儿笑了,像是观察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看着眼前这个紧张兮兮的男人。

“当然不像!你俩节操欠费八十八块八!”

“其实我以为你多少会有点开心的。”

“啊?”

“你不是喜欢卡卡西吗?”

“啊谁谁喜欢他啊!”带土激动得拍桌,加了三块糖的咖啡被震洒了一些出来。

像只急了会咬人的兔子。

“好好好,”斯坎儿好脾气地举起双手,“那他喜欢你你知道吗?”

带土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钟。

不可能。

就像他们一个咸党跟一个甜党,从本质上就不一样。

“怎么可能。”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

“为什么不喜欢甜食的人会学烘焙呢?”

斯坎儿把手机里的照片翻给带土看——一张写满标注的食谱。带土抄了那么多年的笔记,字是谁写的根本一目了然。

带土把叉子扎进小草莓,头顶光环插着翅膀的光屁股小娃娃把箭扎进了他心里。





“我就不道歉啦,反正其实你在暗爽对不对。”

“啊?”卡卡西简直想在阿飞脸上贴“厚颜无耻”这几个大字。

“不要否认,而且很巧带土也是一样。”

“啊?”卡卡西怀疑今天只能说这一个字了。

“你是聪明人,不用装糊涂。”

“哦。”

“记得带土房间里挂的那个飞镖靶盘吗?”

带土飞镖丢得奇准无比,还是上课丢小纸条练出来的。

“靶心上写了你的名字,但上面一个眼儿都没有。”

“……”

“不许吐槽。”

“但是…”

“那是一个男人笨拙的爱意,忍着。”

“你想说什么?”

“说个不算恰当的比喻,CP能成基本两种搭配,要么猪跟白菜,要么猪跟猪,总要有一个能拱。你们俩像两棵白菜一样杵着,谁也不动,等着一起下火锅?”

“那你跟斯坎儿谁是猪?”

阿飞愣了一秒然后爆笑,“你这人挺有意思的,不过斯坎儿的嘴比你甜多了。”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怎么就变味了。”

“你知道我怎么把你约出来的吗?”

“我在他手机通讯录里找到一个备注是'笨蛋'的家伙,然后拨过去。”阿飞懒洋洋地用手支着下巴,两指拎着勺子搅了搅咖啡,勺子撞击杯壁发出“叮叮”的脆响。

“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玩这种小学生把戏,啧。”





“你说他俩怎么就这么别扭。”

“我觉得这就是我们这两个人格出现的原因。”

阿飞抽着事后烟,而斯坎儿盯着墙上的靶子,良久。

然后起身,在桌子上找了只马克笔把靶心名字周围那一圈洞眼儿连起来。

“天呐。”

两人没眼看了。

“斯坎儿,不然我们再帮他们一把?”

“你想怎么帮?”

阿飞抓起斯坎儿的手低声笑了起来。

“就来个纯情一点的。”





看他俩干的好事!

带土跟卡卡西头一次心理活动达到高度一致,以前是有心理准备,每周日早晨醒来各自避开对方收拾妥帖就算完了,而今天早上,两人醒来发现手被某助兴的玩具手铐铐在了一起。

问题是找不到钥匙了。

两人同时抬起手,往两边拉扯,没用。

“你…”同时开口。

“……”同时沉默。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们默契这么高。

“总…总之先把衣服穿上吧,至少穿上裤子。”带土轻咳两声打破沉默。

卡卡西侧过身去拿衣服,下意识抬眼看向了墙。

带土突然意识到卡卡西在看什么,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墙上靶心中间的名字,周围一圈洞眼由红色的笔迹勾勒出来。

一颗心。

像作弊被抓到的学生,带土心虚得要命。

卡卡西动了动嘴唇,微微垂首,柔软的银发挡住了眼睛,最终什么都没说。

这…该不会……

带土鬼迷心窍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卡卡西身体猛地一颤,没有回头,红色迅速从耳根往上蔓延,你看,长得白就有这个麻烦。

带土像是被传染了,脸颊热得厉害,这样的卡卡西让他感到陌生,同时很心动。

“太蠢了。”

“你还不是很感动。”

原来真的只要走出去一步就好了。

带土从背后抱住他,用鼻子蹭卡卡西红透的耳根,小心翼翼,却又像热恋中的情侣。

“卡卡西,我想吃蛋糕。”

“那去咖…”

“你做的。”

“手还铐着呢。”

“你真的会啊?”





“我现在有点后悔了。”

“我觉得我说错话了。”

“带土跟你,真的很像。”

斯坎儿虚脱,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

“妈的禽兽。”

阿飞看着斯坎儿身上新添的痕迹,怒骂。


—————END—————



#我把自己给卖了#

#两个人如何演出怪圈真乱的效果#

=3=。


评论
热度(501)

© 顾晨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