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晨晞

🔒一把锁引发的故事

栗酒:

 ä¸€


人究竟能有多倒霉呢?

不是喝凉水塞牙,而是洗澡洗一半突然停电,换保险丝又不小心把自己锁在门外面了,浑身上下除了一条浴巾啥都没有。

带土深深感受到这个世界对单身狗的恶意。所幸带着手机出来照明,带土第一次觉得墙上印的小广告是多么贴心,至少还有个开锁公司的号码可以求助。

不久空荡荡的楼道里就传来了脚步声。

带土像看救世主一样庄严地望向楼梯。

来者一头棕色卷发,背着鼓囊囊的小包,此时站在楼梯转角处,仰起脸。

这么年轻的开锁师傅?

对方可能被带土的这身“打扮”震住了,直接愣在那里。

“你……”

“对,就是我,快帮我开锁吧师傅,风吹屁股凉啊。”

卷毛看了看带土,又看了看门,再看了看带土。

“请出示身份证房产证户口本等有效证件。”摊手。

“……”

“你觉得我身上可能会有吗?”

带土强调一般指了指包在腰间的浴巾。

当然不能指望他从浴巾里掏出什么证件。

“没有证明我不能随便给你开锁。”

“这样吧,我邻居可以证明我的身份。”

带土有点心虚,刚搬来这个公寓不久,也就见过邻居几次面,也不知道对方记不记得自己。

咚咚咚。

带土敲了敲隔壁的门,有点犹豫。

没动静。

咚咚咚。

还是没动静。

看来是不在家了。

楼上楼下的更不熟,现在打电话给物业估计又要折腾好久。

“您怎么称呼?”

“斯坎儿。”

“斯坎儿师傅,不然您先把门打开,我进去之后立马出示证件行不行?”

“那可不行。”

“为什么!一般开锁不都这样?”

“我怕我打不过你。”

斯坎儿下巴一抬,指向带土的一身肌肉。

带土常年运动练出一身漂亮的肌肉,虽然斯坎儿这么说让他有点得意,但事到如今他只想赶紧进门穿上衣服。

“你把我绑了再开锁行不行?爱怎么绑怎么绑好不好?”带土快崩溃了,就差抱他大腿哭了。

此时楼梯转角又出现了一个老大爷,背着小包,上面红漆印着“xx开锁”的字样。

“哟,小伙子身体真不错啊,这么冷的天,等急了吧?”老大爷一嗓子震得楼上楼下的声控灯都亮了。

带土在风中凌乱了。

斯坎儿若无其事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食指勾着钥匙圈转两下,把钥匙插进带土邻居家的门。

“咦?你…”带土无力地伸手。

“我是这家的主人,你的邻居。”斯坎儿握着门把手,冲他眨了下眼。

门关上了。大风刮过,带土哆嗦了一下。

他记得邻居应该是个叫卡卡西的银发男人。

那…卡卡西跟斯坎儿是…情侣?


二


印象中邻居有一头标志性的银发,老戴着口罩也不知道具体长相。

不过奇怪的是,带土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两个人同时出现过,要是情侣的话不至于从来不同框吧。

带土终于在某一天等到了答案。

“有事?”带土打开门,斯坎儿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没带钥匙,手机没电。”

带土心道“你小子也有今天”差点没绷住嘴角上翘。

“你家那位呢?”

“我家那位?”斯坎儿疑惑脸想了一会儿,随即无奈地笑笑,“他今天加班。”

果然,太可疑了。

“你究竟是谁?”带土的语气彻底冷了,放在斯坎儿肩上的右手开始施压。

“好啦好啦,”斯坎儿笑着求饶,这下连声线都变了,“你先松开手,我给你解释。”

斯坎儿伸手抓自己的头发,棕色卷毛脱离了,露出里面的一头银发。

正当带土惊讶之时,斯坎儿又从包里取出湿纸巾把脸上的妆彻底擦干净,露出本身略显苍白的肤色。

“认识我吗?”从声线上就有明显的区分,斯坎儿是轻佻的腔调,而卡卡西声音会沉一些,有点慵懒。

“你为什么…”

“我是个演员啊,因为想早点回家所以一般就带妆走了。”

“那你上次还故意整我!”

“我职业病嘛,你都喊我师傅了。”

“那我要是喊你'老婆',你是不是就该…”

“亲爱的,晚饭已经做好了,你是要先吃饭还是先吃我?”卡卡西反应极为迅速,一改方才死不正经的态度,用温柔、甚至略带暧昧的眼神注视着带土。

砰砰砰。

带土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戏真多。”

“现在手机能借我用用了吗?”

“啊…嗯。”带土如梦初醒,连忙把手机递过去。


三


一个人究竟有多幸运呢?

一个编剧隔壁住着一个演员。

熟络起来之后,带土发现自己跟卡卡西特别聊得来,虽然很多时候他们都在吵嘴,“三流编剧”“死跑龙套的”互相骂来骂去,但不得不说相处起来真的和谐。

两扇门通常敞着,带土两边跑,直到后来两人都有对方家里的钥匙,带土也就大大方方把邻居家当自己家了。

卡卡西每天都回来得很晚,带土一边写稿一边等他,而卡卡西回来后会把带土递过来的泡面丢进垃圾桶,亲自去下厨。

后来带土想让卡卡西做饭,只要对着他可怜巴巴地摆出一副极度欲求不满的表情,卡卡西自然就会往厨房走。

带土接了个新电影的大纲,在卡卡西一边找bug一边提意见的双重协助下完成得很顺利。

“我觉得你很适合这个角色,要是你能演就好了。”

“可我只是个死跑龙套的啊。”

“是吗?你演技都超神了。”


四


人一辈子能有多少次奇遇呢?

编剧宇智波带土跟投资方旗木卡卡西先生在会议上正式见面了。

带土不记得这个会是怎么开始又是怎么结束的。

他只知道,又他妈被骗了。

资方对大纲很满意,需要修改的地方非常小。众人拍手称庆。

当然小!眼看着他写的你说小不小!

“可以啊卡卡西,奥斯卡欠你一个小金人。”散会后,带土咬牙切齿。

“不,还得靠你帮我才行。”

“嗯?”

“这电影的主演是我。”

带土气全消了,干干净净。

“而且我确实没有骗你啊,我业余爱好是演戏,之前也确实在剧组跑龙套。”

感情大老板这是去小破公寓去体验生活找感觉?带土想起两人相依为命的种种细节,羞耻到抱着头蹲在地上哀嚎。

“走啦,回家吧,”卡卡西也蹲到他旁边,用肩膀轻轻撞了撞带土,“我又忘带钥匙了。”

“那你今天做饭!”

“哪天不是我做饭?”

“别像结婚七年进入倦怠期的家庭主妇一样!”

“嫁给你我容易吗?这七年来我…”

“你还演!”



————END————



=3=。



评论
热度(471)

© é¡¾æ™¨æ™ž | Powered by LOFTER